今年二月,韓國上映真人真事改編的電影《另一個承諾》(Another Promise),劇情描述了一位18歲的女孩在一家半導體廠工作,四年後卻不幸罹患白血病而死。女孩的父親不斷追查,發現有許多年輕的白血病患者都來自這家企業。外界普遍認為,這家工廠就是一手支撐起韓國經濟命脈的三星(Samsung)。

事實上,這幾年內已經有超過200位三星的生產線員工死於癌症。起初三星雖然願意支付相關醫療費用與喪葬費用,卻不承認三星應當負起責任。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從去年開始追蹤三星處理員工罹癌事件之後續發展,國際主流媒體的涉入迫使三星無從逃避,三星電子副總裁權五鉉上個月終於道歉,願意給予賠償。

三星在生產製造與品牌經營上的卓越表現不僅晉身世界前五大科技企業,同時更對台灣科技產業鏈造成衝擊;倘若三星在半導體或者其他相關製程上確實有漏洞,不徹底改革可能加速客戶轉單,但改革卻可能拉高成本而降低競爭力。不論如何,三星這一波員工罹癌事件恐怕很難簡單收場。

三星的事件,不免讓我們想起台灣。韓國從1999年至今15年的經濟改革路線,走的其實就是台灣七O、八O年代的政府計畫經濟路子。台灣在總統直選、政治制度正式民主化之後,逐漸揚棄這套什麼都仰賴政府主導的經濟模式;雖然至今仍有許多人懷念計畫經濟的高速效率,但當人民開始理解到環境、健康以及城鄉平衡之重要性不遜於經濟發展時,那就註定回不去了。

我始終認為中央政府所帶動的計畫經濟是一種禁藥,特別是這種仰賴少數幾家超強企業支撐國家GDP的經濟模式,根本無法反應一個國家真正的經濟實力。計畫經濟促使最好的人才掌握最充分的資源,能用一個十年(decade)就使國家翻身,但長期而言仍得面對資源分配不均、社會流動停滯、勞工生活條件太差以及環境汙染等問題。

我們不難發現,有許多台灣人只要看到三星出事就立刻大打落水狗並以此強化民族自尊心說著「台灣其實很好」,但我總認為台灣沒有什麼幸災樂禍的本錢。這幾年來台灣對於中國、韓國企業出問題的事件,多半抱持一種「你下我就上」的心態,但即使目前我們與中韓在某些產業位置上是直接競爭者,韓國衰弱並不表示台灣就能強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