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團的工作在最近告一段落,巡迴表演的活動結束,在家的時間變多了,似乎真的可以沈澱下來,於是慢慢的把之前懸而未決的事一件件的處理,同時打開身上所有感官,試著感受身邊發生的所有大小事,希望任何一絲值得書寫歌頌的生活經驗可以進入我的心中,成為下一步的動力。

在家的時間變多了,與小孩相處的時間也增加了,每天上下課接送時看著他帶著笑容隨著同學們進入校園,是我最享受的時刻。

兩周前的中午,開車前往校門口的路上,聽著車內收音機傳來的廣播,主持人正在訪問優人神鼓的執行長,執行長的聲音清澈,語調平靜,是長久以來不曾在此電台聽到的聲音,他緩緩道來目前優人的雲腳計劃。在此行動中,有許多偏鄉的中學生參與,隨著優人的老師們修練,不止修煉鼓技,而且更要修練自己的心,他們從台灣尾一路走到台灣頭,ㄧ路行走也一路表演,但是在這四百多公里的路途中,全程禁語。

我心想,這是多麼大的折磨,讓這些正值青春的少年們,在這麼長的時間裡,每天承受著肉體的苦痛,而且還得孤獨的與自己相處,不發一語,但他們卻都熬過來了,這個週末就即將回到臺北,在華山的廣場表演。

還沒聽完節目,車已到達學校門口後,許多和我兒子相同制服的小朋友們已經牽著家長的手離開,我急忙下車,迎接在校門內的最後一位。我們上了車後,廣播還是停留在同頻道,但是節目卻已結束,而演出資訊並未獲得,回憶著剛才的內容,似乎是在晚間七點半。

回家後,我在網路中搜尋著關鍵字,卻遍尋不著表演時間,不禁懷疑此類演出並不受媒體青睞?

週末到了,一家人隨著我的微薄印象來到了華山,廣場空蕩蕩的,只有幾個人在草地上隨意而坐,還有兩三對情侶們擁抱著,看起來不像是隨時要舉辦表演的樣子,是否優人們也流行快閃?詢問處親切的員工告訴我們,表演在另一塊廣場,讓我這差點做了令家人失望的爸爸終於放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