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軍訪台,最是讓人印象深刻、經典─甚至是「驚悚」的畫面,不是黑島青在新烏路上綁著鐵鍊攔路,也不是高雄的撒冥紙、潑白漆,當然,更不是張志軍走訪基層地方的「親民秀」,而是義守大學創辦人林義守那「深深的一鞠躬」!

這讓人想到電影《教父》那幾段黑手黨大哥們,彎腰執教父之手親吻,以示效忠的經典畫面。

當然,你可以用文化差異說,那是「日式」的90度鞠躬法,也可以說是中國傳統文化對「長官」的尊敬,甚至可以稱讚他老人家年紀雖大了但「腰可真柔軟」。文天祥用「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形容這些人的志節,今日的「為林義守腰」亦可表彰「另一種志節」。

林義守那一鞠躬實在難謂「不卑不亢」,當然也很容易陷入民粹式的道德式責罵,但再怎麼樣這也是其個人的事。林義守是企業家,與張志軍見面口口聲聲談的也是「要照顧台商」之類的經濟議題,顯然其念茲在茲者就是在經濟利益。而這一幕,真正讓人怵目驚心的是:它是不是具體而微的代表台灣經濟面對中國時的態勢了?

近十幾年的快速成長,中國在去年已經以超4.1兆美元的進出口額成為全球最大貿易國,他也是全球最大出口國,再以每年1.95兆美元的進口額成為僅次美國的第二大進口國、也是第二大經濟體;去年吸引了1240億美元的外人直接投資。

而中國經濟力壯大後,已不僅於吸引外資到中國投資而已,中國的對外直接投資亦飛躍成長─去年就已達千億美元規模了。中國正由工廠轉型為世界市場,投資設廠機會加上龐大的市場,更引無數企業競折腰。

中國舉辦的各種會有重要官員出席的論壇、會議,台灣的企業家總是不辭路遠,千方百計參加;中國官員來台,排隊要見面、吃飯的企業家也不絕於途。2008年,前海協會長陳雲林首次訪台,在晶華酒店宴客,曾被抗議民眾圍困在其中。現場也有不少企業家,有人取笑說當天台灣產業也有十多兆的產值被圍困在其中。當然,更甭提總統大選時,企業界的「挺九二共識聯合陣線」的最後一擊了。

台灣對中國的出口依賴度也節節高升到39.7%,雖然尚低於當年台灣對美國出口依賴度48.8%的高峰,但這種比重已算是舉世少見。從反服貿到反示範區(自由經濟示範區),反對的重點之一就是不願再增加台灣經濟對中國的依賴度。

但經濟自有其運作規則及生命,事情不是那麼簡單。當反對人士指責馬政府的兩岸經貿交流與開放,讓台灣經濟對大陸依賴度過高,當反對人士希望關起門來,減少對中國的依賴度時,回頭看看,台灣出口對中國的依賴度,從2001年的26.6%,快速飆升到2007年升破4成的40.7%,這段時間正是由民進黨執政,政策上是竭力封鎖而非開放交流。顯然封閉阻絕難謂對症藥方。

但從扁政府到馬政府都嘗試過的「分散市場」,顯然也是成效有限,一來是經濟規律使然,二來企業界確實不太爭氣,從許多市場上逐步撤守敗退。國發會說台灣對中國的出口依賴度已有下降,言下之意是欣喜於分散市場政策有成。但問題是下降的原因,可能不是分散市場成功,而是,我們連在中國市場都逐漸被韓國打敗、被中國本土廠商取代,那又豈是好事?

面對中國,台灣經濟該如何,才能不變成「為林義守腰」?想想吧!但封關閉鎖、義和團式的反應,大概也不會是正確答案吧!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