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成長、代議制民主和中產階級的擴張,聯手將拉丁美洲帶進一個陷阱裡,公民期待成長的速度,遠大於政府滿足他們期望的能力,不滿的中產階級於是掀起示威和動亂,用選票將不作為的政府趕下台。

但很少有人會想到,這個不滿的浪潮會威脅到拉丁美洲最有能力的總統、哥倫比亞的桑托斯(Juan Manuel Santos),以及拉丁美洲最偉大的傳統之一:巴西足球。

桑托斯大膽而有效地治理哥倫比亞已經四年。他不但與美國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糾正了前任政府侵犯人權的行為;還頂住了去年的學生、教師、農民和商人大示威,大刀闊斧地進行了重要的改革。儘管哥倫比亞經濟的成長速度仍趕不上該國的需要,但比拉丁美洲其他許多國家表現要好。

最重要的是,桑托斯與哥倫比亞的武裝力量(FARC)進行了和平和解除武裝談判,鞏固了他的政治資本。FARC是實力強盛的哥倫比亞游擊隊組織,在哥倫比亞作亂已有40年。儘管從三年前的古巴談判以來已經有了一些進展,但談判一直進行的十分緩慢,讓桑托斯的前任烏里韋(Álvaro Uribe)等反對者有充足的時間動員公眾反對談判。

桑托斯的對手利用對特赦FARC領導人的反對聲浪(而這一讓步又是達成協議的重要條件),將第一輪選舉變成了對談判的公投。桑托斯以近五個百分點的劣勢輸掉了選舉。哥倫比亞人陷入恐慌,他們把帳算在桑托斯頭上。在第二輪選舉中,桑托斯收復了失地,但他的獲勝優勢比六個月前的所有預測都要小得多。

巴西人也陷入了恐慌,他們把怒氣發洩在了執政的工人黨(Worker's Party)上。正在舉行的世界盃足球賽和2016年奧運會是工人黨領導力的兩大主要象徵。自本月早些時候世界盃開幕以來,10月份將參加連任選戰的總統羅塞夫的支持率開始下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