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最近已經有些歐元區成員國的經濟表現略見起色,整體而言依然低迷,今年度整體國內生產毛額(GDP)成長率預計稍稍高過1%。即使是德國的成長率也不到2%,而法國、義大利和西班牙則持續下滑。成長率積弱不振,使得歐元區的整體失業率高踞於12%,著實令人苦惱。

低成長、高失業
年通膨率更逼近零

低成長、高失業,這還不只是歐元區要面對的唯一問題。年通膨率原本也才0.5%,如今更逼近零,縱然只是發生一場相對輕微的衝擊,都可能讓它降到零以下,甚至引爆物價惡性循環。通貨緊縮因家庭與公司債(經通膨調整過)的實際價值拉高、實質利率增加,使整體需求走弱。而這道需求下降的趨勢又會導致物價接二連三加速下跌,陷入混亂的地步。

貶值能刺激出口
但強迫歐元走弱不易

經濟學沒有萬靈丹,但是有個方法將可解決歐元區現有的經濟問題,即讓歐元區匯率快速貶值個15%左右。

歐元走軟,就會拉高進口成本及出口潛在價格,進而推升歐元區整體通膨率;貶值還能刺激出口、鼓勵歐洲人愛用國貨,以便取代進口的商品與服務,也能振興歐元區平均GDP成長率。雖然歐元貶值對歐元區內部競爭沒有幫助,卻可望大幅改善它與世界其他地區往來的外部盈餘,這一部分的貢獻約占歐元區貿易額一半。

歐洲央行總裁德拉吉(Mario Draghi)曾強調,他擔心,過去三年間歐元升值已經提高通貨緊縮的風險,但2012年7月他在眾所矚目的宣言中提到,歐洲央行將「不惜一切」捍衛歐元,不但成功降低歐元區周邊各個受困成員國的利率,也對歐元最近走強的情勢有所幫助。

如今,不管是德拉吉的最新談話,或是預料歐洲將實施美國式的大規模購買資產(即所謂量化寬鬆、QE)計畫,都沒能讓歐元走弱,通膨率也回不去2%這個目標水準。因此,最實際的問題是,如何找到讓歐元的相對價值走貶的辦法,同時保住德拉吉在2012年協助奠定下來的穩定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