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連勝文在接受雜誌專訪的時候,認為他跟競選對手柯文哲最大的差異,在於他比較具有國際觀。的確,從他宣佈競選之後就不斷出國的行程安排,其實就可以感受到他對於自己形象的塑造,就是希望市民能夠認同,連勝文有能力將台北打造成一個國際級的都市。

那麼柯文哲怎麼說呢?畢竟不是一個在政壇歷練過的人,柯文哲在媒體問到連勝文訪日有什麼想法的時候,很率直的說:「人家有錢,我們也沒辦法。」這不是一個好答案,但卻很真實,如果連勝文有足夠的財力能夠全世界飛來飛去,用這種到處跑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國際觀,別人也沒辦法阻止。

柯文哲就做不到嗎?要說一個名醫沒有全世界飛來飛去的財力,既不是事實也沒人相信。可是我們看看柯文哲做了什麼?首先,他宣佈參選之後,跟著大甲媽祖繞境進香,看起來有點像是馬英九之前的Long Stay,只不過馬英九沾醬油,皮黑了肉還是白的,柯文哲卻是把自己放進去醬油裡面滷,裡外都黑了。

我們可以看到,一個終日在醫院搶救生命而不問世事的柯醫師,講起話來突然多了點人味了。走了這趟繞境,柯文哲真切的感受了台灣這塊土地與基層的人民生活。回到台北,柯文哲說,他用「城市小旅行」的方式,花兩三個小時去待在一個小地方,瞭解那邊的生活、生意,看看該做點什麼、能做點什麼。

於是,兩位候選人的分野相當清晰了。

連勝文勤跑各國大都市取經,見識國際級的都市是如何打造的,然後想把一些好點子搬回來台北試試看,例如去日本就學到了把高架橋地下化,於是想到新生高架也許可以這樣做,至於他知不知道新生高架的下面是什麼,大概是個歷史謎團了。連勝文的「國際觀」,可能沒多少人懷疑,但是連勝文的台北城市觀,應該沒有多少人會點頭認可。

柯文哲則是走入大街小巷,他沒跟國際級都市學習,而是先補修自己的在地學分。春天學運的時候,人民被衝擊了,覺醒了,補修了民主學分,開始去思考如果自己沒有在政治上盡一份力,只有在選舉的時候像是民調一樣的投個票,還稱不上多民主。在此同時,柯文哲也正在上課,讓台北這個城市當教授,跟台北市民一起當同學,一起學習和思索,市民要怎麼參與市政府的政策?

柯文哲不打算當一個大市長,所以不同於連勝文的軸線翻轉、姚文智的廢除松山機場這些大政見,柯文哲反而比較像是邀請所有台北市民一起當市長,只是不知道台北市民是不是懶得參與市政,希望有強人市長領導就好?所以有人在批評柯文哲沒有政治歷練,無法當一個好市長,我就覺得很好笑,因為如果柯文哲選上了,問題就不是柯文哲是不是個好市長,而是台北市民夠不夠格經營自己的城市。

至於國際觀,大概沒什麼人會把國際觀和柯文哲劃上等號,但是他在醫學的領域卻也有國際級的成就,而有國際觀就會是個好市長嗎?我們可以來看看另一個例子:胡志強。

胡志強的國際觀,我想連勝文都要自嘆不如了,除了是英國牛津大學的國際關係博士,也出任過駐美代表,之後更擔任了兩年的外交官,這些學經歷所展現的國際觀,恐怕整個國家找不到幾個了。但是,胡志強是一個好市長嗎?胡志強在台中經營了十幾年,台中在國際上有展現出更高的能見度嗎?我想所有台中市市民都不禁想問:為什麼這麼有國際觀的市長,除了辦一些國際級的藝文活動,再也想不出他到底做了什麼?

一個城市要在國際舞台綻放光芒,必須要有自己的特色,而不是去首爾學點這個,去東京學點那個,然後把自己的都市搞個四不像,誰都不知道這個城市存在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所以,連勝文的國際觀重要嗎?如果連勝文對台北市不瞭解,他再有國際觀也沒用,那些大費周章全世界飛來飛去的舉動,其實就跟劉姥姥逛大觀園一樣。連勝文到底知不知道台北這座偉大城市的賣點是什麼?他的行銷策略又是什麼?

進步的都市,不見得要改頭換面,你去看看一百年前的倫敦,跟現在在市容上會有很大的轉變嗎?台北有相當深厚的文化底蘊,不必把迪化街改成Bellavita。偉大的都市,不見得是以經濟規模來定義,而是這個城市重視什麼價值和打算怎麼生活,像是台北市願不願意在福利等各方面率先承認同志伴侶呢?台北市民願不願意因為路跑或社運而忍受暫時的不便呢?一座國際級的都市,絕對是所有市民一起努力的成果,而不是一個市長與其背後以資本控制的一群財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