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捷,成了「不安」的代名詞。每天人來人往的大眾交通運輸工具上,大家互動的和諧曲調,因為他的無差別殺人,而亂了節奏。

案發一個多月以來,人人草木皆兵。有自閉症男子在台北捷運上低頭玩計算機,只不過不小心碰到一旁民眾,就被認為是要攻擊別人。有乘客在捷運車廂內因癲癇發作而倒下,卻被認為是恐怖攻擊發生,引發推擠逃跑,造成有人受傷。而婦人在台鐵火車上清洗水果刀,也被認為欲揮刀砍人,其他乘客連忙報警處理。

有立法委員憂心仿效效應,在質詢司法院秘書長時,表示此案應該「速審速結」,並放話表示,將以此案的進度來決定預算審查速度,向司法院施壓。

實現實質正義的「SOP」:正當法律程序

不管是因為自己的權益被侵害,而去法院提告的民眾,或是因案成為被告,而「被迫」到法院參與程序的民眾,都希望能夠為自己爭取權益,或是「壞人能得到懲罰」,這是人人心中對於「正義」的基本要求。

而為了實現這樣的要求,一個不偏不倚、不能因為是不同的人,不同的案子而有不同的標準、正確而迅速的程序,能夠公平的適用在每一個人身上,是必要的制度。例如,法官判斷事實,不管涉案的是什麼人、是什麼樣的案子,都必須要有證據作為判斷的依據。

而依據案件的複雜程度,在相應合理的時間之內發現事實、並正確的適用法律而盡速地做出決定,同樣也是不能因人因案而有所不同。其中,如果審理的結果,將限制、甚或終生剝奪案件當事人(往往是被告)的權利時,此種程序更是應該審慎而嚴謹。

這是「正當法律程序」(Due Process)所要求的內容。經由程序的正確運用,不會因為個別的人、事、物,而恣意地、毫無標準而產生變動。這樣的決定,才能盡量達到權益的正確分配,與使「壞人」受到懲罰。就宛如產品的製作,如果有SOP,產品的品質才能達到一個控管上所要求的程度一樣,正當法律程序,在實質正義的實現上,扮演了一個重要的控管角色。

特別的「速審速結」才是硬道理嗎?

就算是擔憂鄭捷的無差別殺人事件,引發模仿效應發生,就應該特別速審速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