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大師錯了!「正面思考」只會讓你越來越恐懼

克里斯‧哈德菲爾上校(Col. Chris Hadfield)是全世界最資深且最有成就的太空人之一。克里斯‧哈德菲爾上校受過幾十年的太空人訓練,待在外太空的時間加起來將近4,000小時。他曾經用一把瑞士小刀闖進國際太空站,在開飛機時處理掉一條活蛇,也有在太空漫步時暫時失明的經驗。至於他在外太空表演大衛‧鮑伊(David Bowie)經典歌曲〈太空奇遇〉(Space Oddity)的影片,在YouTube網站享有高點閱率。《太空人的地球生存指南》,哈德菲爾帶領讀者深入瞭解他多年來接受訓練以及到太空探險的過程,展現他到底是用什麼方式化不可能為可能。

在我成為太空人的過程中,發生了一件怪事:我學會怎麼在地球上過得更好、更快樂。多年來我已學會如何預先發現問題、防患未然,也學會如何在危急時刻有效地反應。我學會如何面對恐懼、保持專注並達成目標。

太空人學會了一件事:如果想減輕自己的壓力,最好的方式就是小題大作。我們習慣悲觀一點,設想可能發生的最壞狀況。事實上,在接受模擬器訓練時,我們最常自問的問題就是:「好吧,接下來有什麼狀況可能害我送命?」我們也學會,所謂做事要有太空人的樣子,就是當其他太空人出任務時,你必須照顧他的家人—幫他們買飯、跑腿、拿皮包,甚至衝出去買尿布。當然,我們學到的很多東西都具有複雜的技術性,但其中一些技巧極度平凡無奇。每個太空人都會修馬桶,因為這是在外太空常做的事,而且我們都知道打包要仔細一點,就像在聯盟號宇宙飛船上一樣,每樣物件都必須綁好,否則就會破壞飛船的配重與平衡。

這一切的重點在於,我們變得很能幹,而這是所有太空人必須具備的最重要特質—坦白說,不管你想在何種領域有所成就,都需要如此。所謂能幹,意思是在危急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就算局勢看來不妙,也要堅持執行任務,還有當一分一秒都很寶貴時,你必須隨時想出好方法來解決難題。所謂能幹包含了足智多謀、不屈不撓、為一切做好準備。

身為太空人,具備這些特質並不是因為我們比其他人聰明,而是我們學會用一種不同的方式來看待這個世界與自己,「學會太空人的思考方式」,重點在於,你必須改變自己的視角。

心態和航向一樣重要

不管多麼能幹或資深,基本上每個太空人都必須持續學習,不斷為下一次考試K書。這跟我在9歲時所想的實在不一樣。當時我夢想的是,光榮地搭太空船轟的一聲離開,在宇宙裡四處探索,而不是坐在教室裡研究軌道力學,而且是用俄文寫成。

如果說你只喜歡坐著太空船環繞地球,你一定會痛恨太空人的工作。用比例算起來,每待在地球上幾個月,才能換來太空中的一天。在你還沒被指派任何太空任務時,就要接受好幾年的訓練了;被指派某個任務後,接受的訓練更密集、更嚴格,受訓時間大概介於2到4年之間。練習有一定的困難度,你會被各種差事操到筋疲力盡,有的不斷重複,有的極具挑戰性,而且有一半以上的時間不能待在家裡。如果那不是你熱愛的工作,會變得很難熬。完成飛行任務後的那幾個月也一樣;慢慢復原時必須接受各種體檢,還要聽取各種技術性與高科技的詳細簡報。一次任務完成後,必須等上好幾年才會有下一次任務;這段時間內,必須重新接受認證考試,學習新技巧,還要幫其他太空人準備飛行任務。如果你把受訓當成一件枯燥的瑣事,每天都不會快樂,而且,如果你是在接受任務後才被刷掉,或是壓根沒被指派過任務,那你會覺得自己很不值得,進而失去專業的理想。

太空人自身的改變也可能影響其飛行機會。即便是小小的健康問題也會讓他們喪失資格。家裡出了狀況,也會讓他們失去出任務的機會。在這充滿變數的漫長路程中,最後我有可能上得了外太空,也有可能上不了,但如果我滿意自己所做的事,就是成功了。

我的祕訣是,試著享受受訓的過程。我從來不把受訓當成某種沉重的苦差事,一心只祈禱能再參加太空任務。對我來講,訓練的吸引力與《紐約時報》的字謎遊戲很像:訓練總是艱難而有趣,能磨練我的思考力,所以每當我撐過去、完成了訓練,總是很高興,同時覺得自己隨時能接受下一次的訓練。

如果用太空飛行來比喻,「心態」就跟航向一樣重要:那是太空船相對於太陽、地球與其他太空船的方向。如果不能控制自己的心態,會有兩種後果:太空船開始翻滾打轉,船上每個人都迷失方向,船也會迷航,如果這時剛好在趕時間或燃料不夠,可是一件生死交關的大事。

保持航向是成敗的關鍵。這個道理也適用於地球上。在專業領域裡,我們是否能達到原先預期的目標,終究不是一己所能決定的。有太多變數不是我們能控制的,我們真正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心態。而在追求目標的過程中,能讓你持續感到平穩而安定、覺得自己沒走錯方向的,就是心態。所以,我總會刻意注意自己的心態,必要時予以修正,因為與未達成目標相較,心態錯誤是一件更可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