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北部有處地表上最荒涼的地方,然而,即便如此,自古世居的游牧民族仍在充滿神話與傳統的環境下,過著簡樸平靜的生活。

都教授最愛的美麗祕境  阿塔卡馬沙漠
在智利北方的阿塔卡馬沙漠,常可見如月亮谷這般荒蕪的景色。

旭日東昇之際,成千的火鶴聚集在塔拉鹽湖(Salar de Tara)旁,細長的腳在閃著金屬光澤的藍色水面上踱著。突然,牠們彷彿觸電般,倏地一波一波飛離湖面,揚起陣陣微風,也激起了圈圈漣漪。鹽湖旁有上百隻駝馬謹慎地穿過紮成一束束的黃色牧草,牠們眨著長長睫毛,凝視著自己柔軟光滑的鼻子,看似高傲,豎直的耳朵則聽著腳下鹽地發出的聲響。

都教授最愛的美麗祕境  阿塔卡馬沙漠
一群詹姆士火鶴(James's flamingos)在塔拉鹽湖覓食,這座湖屬於自然保護區的一部分,安第斯火鶴(Andean flamingos)和智利火鶴(Chilean flamingos)也在此出沒。

這塊緊鄰貧瘠高原山區,並被南迴歸線一分為二的濕地,位於玻利維亞與阿根廷交界、阿塔卡馬東邊的火鶴國家自然保護區(R eserva N acional Los Flam encos)。濕地裡有常年湖和季節湖,但往西走,就是一片地球最乾燥的土地─這塊面積約莫英國大小的沙漠帶鮮少下雨。事實上,幾乎也找不到任何降雨的紀錄,其龜裂、黃沙飛揚的地景,大概就介於月亮和火星之間,幾乎沒有生物可以存活於此。

不過,這片沙漠中仍然有一些生物。牧羊人依循季節在塔拉鹽湖周遭放牧駝馬,他們是阿塔卡馬人(A tacam eños),大多是三千多年前在此定居的印地安人後裔。他們住在一個個小型的原住民社區裡,通常位於山腰或是有暫時河的峽谷裡,在祖先開墾的梯田上耕作,養育山羊、綿羊和駝馬。民間傳說依然在這些沙漠綠洲裡流傳著,就像從太平洋吹向阿塔卡馬的微風,從未止息,豐富的神話將這塊土地上的人們與先祖牢牢連結在一起,也串起他們與這片大地的情感。

「利坎卡武爾(Licancábur)是一名王子,而奎摩(Quimal)是公主。」阿塔卡馬嚮導羅莎‧ 拉莫思‧科奎(R osa R am os C olque)依序望向她提及的山,不疾不徐地說。兩座山峰就對峙在她現在所處的阿塔卡馬鹽湖(Salar de A tacam a)兩側,這座大得像海的鹽湖,面積超過3,108平方公里,往西和塔拉鹽湖相接。利坎卡武爾和奎摩的山峰相距約80.5公里,但在空氣清透的時候,看起來會更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