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在高考考場上,有位考生被抓到作弊,他立刻大喊:「你知道我爸是誰啊,你就查我?」這不禁讓人想起四年前中國一場車禍,現行犯在逃離現場的時候喊了一句:「我爸是李剛!」這句話在中國成了笑話,也自此揭露了中國官商第二代的醜態,以及裙帶政治、裙帶經濟甚至裙帶司法的惡行惡狀。有趣的是,這次台灣的台北市長選戰,也是一場官二代奮鬥人生大戲。國民黨在台北市長候選人初選放棄了在台北市耕耘已久的丁守中,選擇了出身權貴的連勝文。

但連勝文在最近的一場民調,卻輸給了競爭對手柯文哲高達18%。宣布將獨立參選的沈富雄形容連勝文是「不會打選戰」,但事實上連勝文的問題根本不在不會使用他龐大的政治與經濟資源,而是他的存在以及言行舉止都能充分引發選民對他的厭惡與仇恨──像這種如此精彩的自我負面宣傳,其實並不多見。當然,連勝文也可以大嘆時不我予。八年前郝龍斌踢下丁守中時,雖然也曾被批評是「裙帶關係下的政治酬庸」,但當時的社會氣氛尚未如此仇視官二代與富二代;另一方面,郝龍斌的態度也相當低調內斂,自然避開了鋒頭,靠著藍軍在北市始終過半的優勢,順利贏得選戰。

裙帶關係下的政治與經濟到底有多糟,我們都已經聽得太多;我認為在這當中真正有趣的議題其實是「仇恨」。我在之前一篇關於死刑的文章〈頭腦清楚的人就能輕易破解的「廢死」論述〉,曾經談過對於所謂「負面情緒」的看法,我認為所有的情緒都有其正面意義,人類如果不能真正接受這些負面情緒而視之為猛虎洪水加以壓抑,總有一天會反噬其身。我對於廢死刑這件事情抱持著一種不支持也不反對的中立態度,但當時有個支持廢死的讀者回了我一句話,他說「原諒是一種『高貴』的人性」。這句話在廢死這個議題中顯得光明正大、臉不紅氣不喘,但如果放在面對裙帶政治/經濟上呢?

我們當然可以用連勝文版本的故事去理解他的人生:他無法選擇他出身的家庭,無法讓身邊所有人不去注意他的父親是誰,無法在申請學校以及丟工作履歷的時候確認對方是否因為他的家世而錄用他。他認為他沒有依靠過他的家世背景,他認為,他現在擁有的一切都是他「選擇」之後透過「努力」得來的成就。

我們都可以用邏輯去理解連勝文認知到這個世界對他的評價有多偏頗、多殘忍,但我一位朋友對連勝文的評語或許更貼切地描述了所有人的真實情緒反應:「這人根本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中國人愛用四年前的「我爸是李剛」來諷刺這些官二代,台灣人最愛用的恰好就是連勝文四年前娶得美嬌娘時說的「我的一生充滿挫折」。好吧,有錢有權有嬌妻,眉眼得意洋洋,嘴裡還說的一副自己像是人生敗犬,這還能不引起仇恨嗎?

道德是人類詮釋的結果,仇恨卻是一種自然的約束力。換言之,過去的道德判準在今日可能顯得可笑,但人類仇恨的特定行為或者情境卻往往千年不變。例如殺戮、例如貪婪、例如怠惰、例如傲慢。原諒很高貴嗎?某種程度而言,的確是很高貴。但強迫他人原諒他們不想原諒的人、強制性地批判甚至壓抑他人的情緒,在我看來,並不怎麼高貴。當然,連勝文壓根沒做錯過什麼事情,也無需眾人原諒。如果他不「選擇」走政治,而是在外商找份高薪工作、與他的美麗妻子住在台北市的豪宅內過著愜意生活,我相信並不會引來仇恨──但可惜他決定走政治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