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年老湯頭熬的關東煮,是添財的招牌。我有一個很愛吃的老爸,對老爸的記憶,最鮮明的是從小到大和他一起在台北街頭,尋覓各種吃食的經驗,可以說,我的味覺養成,與老爸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這一口「白蘿蔔」,竟然媲美一萬元的黑鮪魚!

即使到了今天,台北許多講究廚藝又時髦的餐廳到處林立,但我偶爾還是會想起那些小時候老爸帶我去的餐廳:武昌街巷口內的「添財」日本料理,就是這樣的一家餐廳。

老實說,我已經忘記小時候和老爸在「添財」到底吃了些什麼,只記得有一次想吃日本料理,問老爸想去哪裡吃?抽著煙的他,認真地想了一下,不久後,嘴裡吐出「添財」兩個字,我們就來到了「添財」的門口。

而那一鍋熬了四十年老湯頭的關東煮,直到今天,仍然是我記憶中的滋味......

「添財」是老一輩的台灣人習慣的口味,這種台式日本料理,充滿了親切感,不知道為什麼,以前的台式日本料理店,都會有一鍋關東煮,讓客人看著裡面的食材點來吃,但是現在有這種關東煮的店家,卻愈來愈少。

這一口「白蘿蔔」,竟然媲美一萬元的黑鮪魚!
一樓的大廳,生意很好

所以我每次想吃關東煮的時候,就會跑來「添財」,而每一次,白蘿蔔總要點兩大塊才能滿足。因為它的蘿蔔煮得非常透,高湯的風味,完全浸在裡面。

我最討厭煮得不夠透的白蘿蔔!每次吃到那種煮得不夠透的白蘿蔔,我就會很氣,但是現在台北有耐心煮蘿蔔的店家愈來愈少了,所以我更珍惜像「添財」這樣的老店,用心地保留那一鍋老湯頭,用心地燉煮蘿蔔,掌握各種食材所需要的時間,有些不能煮太久,有些不能煮得不夠久。

而它的沾醬,是用味噌為基底,加上辣椒所調製的,是屬於我所喜歡的偏甜口味的沾醬,這也是我愛它的關東煮的另一個重要的原因。

夏天的時候,「添財」的關東煮裡會有竹筍,那也是一道人間美味。但是今天去的時候,竹筍竟然賣光了,實在令人扼腕!決定過幾天,再來吃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