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年國會考即將放榜,還有家長四處攔路喊冤,既為哭天搶地的父母不忍,也為自覺是白老鼠的孩子們無奈,台灣二十年教改之路,難不成都白走了?

說起二十年台灣教育改革史,簡直叫人涕泗縱橫。比方說,當年教改第一要務就是別讓孩子有扛不動的升學壓力,目標明確,結果是廣設大學,配套是廢除技職教育,結果從專科到職校在數年內紛紛「升格」為學院或大學,曾有連續數年大學錄取率超過百分之百,學生素質可想而知,缺乏技職訓練的低素質大學生,出了校門連找工作都難。而少子化趨勢明確之後更慘,不少私立大學招生無以為繼,如今面臨退場壓力。誇張的是,廢除聯招改為學測之後,學生以甄試或申請入學,各種學科補習之外,補習班還加一項「面試補習」。

再比方說,要多元教育,拒絕單一課綱,於是有了「九年一貫,多元課綱」,這不打緊,每數年到了修課綱時節,政客吵得比家長學生還兇,政客的手伸入教科書,叫學生讀左不是讀右不是,唯一的好處是:台上的官員搬風比教科書重編還快,學生從此不必再背各政府機關的「長」都是誰了。

十年前,民間發表〈終結教改白皮書〉,其中很重要一項就是「消滅明星高中」,可想而知,所謂「明星高中」大不樂意,自認子弟成績在前的家長也不樂意;五年前,民間發起「我要十二年國教」大遊行,吵了五年,終於今年上路,國中應屆畢業生以「會考」成績填志願,從考前到考後,爭議沒一天停止,放榜在即,家長們還是追著教育部長、各縣市首長抗議、陳情,就怕子弟進不了好學校。

算一算,台灣政治開放後二十七年中的十一位教育部長,沒有一位是名氣冠全台的建中畢業,勉強搭得上「明星高中」的只有四位,毛高文和楊朝祥是師大附中畢業,郭為藩是台南一中畢業,還有曾志朗是高雄中學畢業,現任的蔣偉寧是復興中學畢業,其他諸如吳京是台東、吳清基是北門、杜正勝是岡山、鄭瑞城是宜蘭、林清江是虎尾、黃榮村是員林高中,不都是領航教育的人才嗎?可偏偏沒人信。

從教育還看得出台灣的南北差距。一場會考下來,抗議的都是北台灣的家長,中南部沒聽什麼雜音。搞半天,把作文成績拉到比序成績之前的就是北北基,不是全國會考嗎?卻連填志願的比序方式都有異,家長無所適從的結果就是認定不公平。

然而,在電視機前看著媽媽們呼喊,「孩子都要崩潰了!」心中既同情又為她難堪,青春期的孩子事事別扭,分數未必會讓他們崩潰,看到自己的娘當眾全國廣播說自己會崩潰,這才是叫人抓狂到崩潰的事。

不論高中或大學,十來歲的孩子,人生長久得很,蘋果賈伯斯和臉書的佐伯格,進了名校大學又如何,念著無聊就休學,不休學還未必闖得出事業一片天,迷戀第一、迷戀明星,只要涉及分數,很難心平氣和,大人勸不來,只能勸孩子,「分數是自己的,人生也是自己的,萬萬不可跟著爸媽犯傻。」人生第一步,先得學會做自己,完全不必在考試升學這件事上與眾人爭慌。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