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朋友跟我走進這棟商務大樓時,已經是週五晚上大約八點鐘了。漫長的一週工作終於結束,當我們走進電梯時,可以看到許多上班族離開電梯出來,精疲力盡,臉上沒有血色。有些職場媽媽忙著趕回家煮飯,有些年輕人很快地拿出手機,臉亮了起來,渴望衝往餐廳參加週五晚上的聚會,每個人都為了能夠活過漫長的一週而祝賀,直到下週一的來臨(而這最近似乎越來越快了)。這是我們這代人在人生這個階段的生活和循環週期。我們不再是小孩子了,已慢慢變成大人。

我朋友跟我離開電梯,敲了敲一位老前輩的門。幾年前,在我要出國唸書之前,這個金融公司是我第一個開始工作的地方、職場生涯的起點。今天跟我一起來的朋友當時和我們在同一個團隊,我們兩個人那時候都才20出頭,剛開始成人生活。我們一起來拜訪前主管,他是一位資深經理,現在年紀大約50幾歲。我們一年會定期來拜訪幾次,更新一下近況。對我們兩人來說,他像是第一位真正職場導師,而即便在我們都離開那間公司之後,他還是很熱心地關注我們做得如何,不管是在事業上或是個人生活上。

他迎接我們進辦公室,帶我們到沙發,微笑著,像是我們在職場上的父親一般。我們接下來花了20分鐘更新近況。沒什麼特別的;主要是工作,很一般的日常對話。

過了好一會,我朋友最後說:

「其實有些特別的事情我想問你。過去3個月我在跟一個男朋友交往。我很喜歡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但我們還在試著瞭解彼此,觀察會怎麼走。不過,我今年就要30歲了,所以我真的希望這段感情能夠走下去。不過有時候,我很懷疑他是否準備好了,他有點太專注在自己的工作,還沒有完全準備好要定下來,但我真的很想要給這段感情一個機會。

兩週前,我交往8年的前男友突然從加州回來台北,他快要拿到他的博士學位,準備開始教書,問我是否願意復合。我們在大學時候開始交往,一起度過了大學、研究所和在美國的一段日子。在人生中有許多時候我很確定他就是我要嫁的人。

最終,在我們交往的最後幾個月中,我發現他劈腿,而這毀了我們的關係。這很傷人,我很生氣,但現在,幾年過去了,我無法否認跟一個人在一起8年真的很長,他可能是除了我父母之外人生中曾經跟我最親近的人了,而每當我看著現在這個只交往幾個月的男友,依然有點不穩定和不想定下來,我在想著這中間的矛盾和有時候人生悲哀的事實:

是否真的沒有『對的人』,而只有對的時間?人生有時候太奇怪了:我幾年前為了前男友願意做任何事,但悲哀的是,他不老實然後我們分手了。現在我跟現任男友交往,希望快點結婚,但我卻不知道現任男友是否適合結婚,而突然間我前男友出現,道歉,希望能夠復合。我們曾經在一起8年,他說,如果我們復合,我們很快就會結婚,他希望我跟他一起回美國,就像是過去我們原本所想像的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