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下車了,我不玩了!」這是2011年底,巨大/捷安特集團董事長劉金標「標哥」,當面對台北市長郝龍斌說的話。

對話的背景是,2009年3月起,捷安特在信義計畫區營運的「YouBike微笑單車」BOT案(編按:當時為YouBike第一階段示範計畫,於信義區設11站點、500部租賃自行車),不到三年就讓標哥虧了5千萬元。「虧錢我一點都不心痛,但我的努力得不到市民肯定,也不能成為政績…」,「我跟郝市長說,合約走完繼續虧下去沒關係,不過我要下車了…」

12天的環島出發前一晚,在標哥下榻飯店,聊出發前的心情時,他不經意談起如今夯翻的YouBike,這段一度緣滅的重生故事。

「故事」這種東西是這樣的,當它潛進你的意識流,便帶來改變知覺的無限可能。例如:原本無奇的咖啡店,因為都教授和張律師在這裡下過棋,便成為遊首爾非去不可的景點;又好比,蘋果牌的大陸製品,因為背後有賈伯斯三天三夜說不完的傳奇人生,便彰顯了眾果粉的個人風格。

YouBike之於我,也是如此。環島前,和多數人一樣,「好騎、方便、但騎車的人素養普遍待提升」,是我對YouBike的認識。但在環島一路上,因為聽了很多關於YouBike的故事,所以,當結束環島回到天龍國,再度騎上YouBike時,每一個踩踏之間的輕盈,似乎又多了一份莫名的情感連結。

標哥說,最後是在台北市交通局長親赴巨大總部協調,捷安特才繼續咬牙參與YouBike的第二階段BOT標案。另一個讓他不甘心就此放手的原因是,一回外交部帶了位瑞士的市長見他,對方稱讚台灣推動自行車島成功的同時,卻也「虧」為何在首都台北市感受不到騎乘風氣。帶著幾分意氣,縱使全公司董事們都反對,標哥還是撩下去,形容自己以「孤鳥」之姿,在公司內找了八位神風特攻隊,才玩出今天這番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