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前,8個來自前蘇聯集團的國家,連同島國馬爾他共和國和賽普勒斯一起加入歐盟,一舉將成員數從15個推升至25個。當時有人認為,東歐勢力大擴張將會加劇歐盟內部的緊張關係,因為這些中歐與東歐的新成員都是務農的窮國。由於歐盟的主要花費都放在貧困地區和農村,許多人擔心這種擴張只會加重財政預算負擔。

當年舊成員唱衰
歐盟東歐擴張卻十年有成

最終,歐洲祭出典型的妥協做法,不僅讓擴張得以進行,甚至占全歐國內生產毛額(GDP)一定比重的財政預算也跟著下降了。農業原本在歐盟議程上是列為主要項目,至今基本上已經消失無蹤;尤有甚者,將規畫範圍納在歐盟多年期財政架構(Multi-annual Financial Framework)之下也意味,哪一方該付錢的議題每隔七年才須提出討論一次。

經濟面:互利互惠
新成員國收入達舊成員國2/3

經濟一體化的目的最終是為了刺激GDP成長,並改進人民生活水準。從這個角度來看,擴張運作良好,回顧十年來,這些展開轉型的國家追趕得相當快。

1990年代中期,以購買力平價計算,許多轉型國家的人均GDP大概只有當時舊歐盟十五國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強,當它們終於正式加入歐盟後,這道鴻溝已經弭平了。但融合的過程仍持續進行,甚至在金融海嘯期間亦未停止。

新成員國的收入已經達到舊歐盟十五國的2/3,尤有甚者,舊十五國當中最窮的成員葡萄牙及希臘,如今已經倒退至1990年代的收入水準,相較之下,最窮的新成員卻成長最多。這道融合過程正足以解釋,舊十五國的勞力市場並不樂見來自東歐成員國的求職者。

事實上,新成員國初期如此窮酸,又是緊張氣氛的根源,結果卻在舊十五國(尤其是德國企業)可以將勞動力密集型任務外包生產時,搖身變成雙方經濟的優勢來源。就全球競爭力方面而言,它們培養出競爭力,主要國家更是得到迫切需要的直接投資、就業和知識轉移。如果純粹從經濟角度來看,擴張顯然是一道互惠互利的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