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在辯論會上說:「在這社會什麼對錯其實很清楚,只是在這個國家對的事情沒辦法去做,而錯的事情一直在做。」

為什麼我們會一直在做錯的事情呢?因為我們總是找一個最簡單的解決方案,解決了表面的問題,然後帶來更嚴重但是不顯著的後遺症。對的事情不去做,因為我們從來就不願意拋棄既有的包袱去改變自己,於是我們早已習慣用製造新問題來解決舊問題。

媒體報導,新北市議員劉哲彰在質詢的時候提到,小學課輔只到下午五點,但是那個時間大部分的家長都還在上班,根本沒辦法接小孩放學,這是許多父母很大的困擾,大多只能送課後輔導班,但是卻又是一筆相當昂貴的支出,因此提議公立國小的課輔時間延到晚上七點,而朱立倫市長也爽快應允,將從下學期開始執行。

這就是一個很典型「錯的事情、一直在做」。

勞動部正在研擬立法推動每週工時降到40小時,也就是每天合理的工時是8小時,那麼如果家長是上午八點上班,中午休息一小時,下午五點下班,應該就是合理的常態,加上半小時的通勤,課輔到下午五點半也已經足夠。

但是問題就在於所有台灣上班族的上班時數太長了,正確的解決方案是讓所有勞工的上班時數都合理化,而不是將課輔的時間延長,結果讓家長可以安心的在公司拉長時間以疲乏的精神狀態進行低效率的加班,讓小孩要在學校一直等到七點過後才能吃晚餐,讓老師也不得不陪著家長加班,在學校以課輔的名義當學童的保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