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摘自呂秋遠律師所著《噬罪人》一書,由作者將自己所經歷過的案件,改寫彙整而成。

晚上的夜市,喧囂雜亂。空氣中瀰漫著各種食物的香氣,潮濕悶熱,但卻有引人食指大動的氛圍。

晚上八點多,夜市裡正人聲雜沓,小販的叫賣聲此起彼落。酷熱的七月天,對於逛街的人來說,已經汗流浹背,如果是攤販,肯定更加辛苦。

他是個在夜市擺攤已久的中年人,他這一生中沒唸過什麼書,但是攢了點錢以後,頂下夜市這個攤位,總算有一席之地。他跟太太一起做章魚燒,在這條夜市上也小有名氣,畢竟在這裡已經十幾年,認識的客戶也多,所以生意還不錯。

那幾天,因為天氣實在太熱,人潮早已不如先前,但是那天晚上很特別,人潮竟然排隊到隔壁攤位。對他而言,這幾天收入這麼低迷,看來可以在今天扳回一城了。

夜市裡摩肩擦踵,為了這些紛至沓來的人潮,他除了要老婆加緊速度外,把女兒也叫出來幫忙。女兒今年才十四歲,而且有輕微的智能障礙,平常都只能在後台準備材料,但是為了生意,也只好請她出來幫忙。女兒憨厚地說:「好。」,他很開心,因為她已經很久都不願意出來面對人群,怕有人笑她。

攤位前有一個年輕女子,推著嬰兒車,擋在排隊人潮前,顯得有點突兀。他暗自數了時間,她大概已經在攤位前站了五分鐘,正在講電話,「看來是在等人吧」,他想。但他還是希望這位小姐可以挪步,不要擋住排隊人潮,況且,這樣對嬰兒來說也不安全。

「請問您可以挪動一下嗎?我們現在做生意。」,他客氣地說。

女人還在講電話,「你到底在哪裡?我正在這家章魚燒門口,對!你快來!天氣很熱!」,完全不理會他跟她說了些什麼。女人一邊說著話,一邊將文宣拿來當扇子搧風。

「小姐,可以請你離開攤位前面嗎?」,可能因為躁熱,他口氣開始不太好。

女人斜眼瞪了他一下,把電話掛了。「這條路是你家的嗎?你憑什麼叫我要移開?」

「小姐,我在做生意。」,他說。

「做生意了不起啊?做生意更要以客為尊啊!」,她開始高分貝地斥責他。「你們這群攤販就是妨害交通,還敢在這邊大小聲?」

汗水不斷地滴落胸前,有點苦澀味,他擦了他額頭上的汗,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只能不干示弱地吼回去,「我們這些好厝邊,都是好兄弟,在這邊站街(閩南話,設店面)幾十年,又不偷不搶,你什麼意思?」

女人更拉開音量了,「你是怎樣,有兄弟了不起是不是?沒王法了嗎?你們敢對我動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