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新聞報導充斥著衝突:不管是敘利亞內戰、烏克蘭巷戰、奈及利亞恐怖主義還是巴西警察鎮壓,可怕的暴力歷歷在目。儘管評論者大談地緣戰略、考慮因素、威懾、種族衝突以及夾縫中的普通人的困境,卻很少聽到有人冷靜探討衝突的關鍵角度——其經濟成本。

暴力是有價格的。2012年遏制暴力或處理其後果的全球成本高達令人咋舌的9.5兆美元(相當於全球GDP的11%),是全球農業部門規模的兩倍多,也大大高於對外援助支出。

從這些巨大的數字看,決策者合理地分析這筆錢如何花、花在哪裡,以及如何降低它的總量是至關重要的。不幸的是,這些問題極少獲得嚴肅的思考。在很大程度上,這是因為軍事運動通常受地緣戰略因素而不是金融邏輯刺激。儘管伊拉克戰爭的反對者會指責美國垂涎伊拉克的油田,但這場戰爭至少在經濟上並不划算。越南戰爭和其他衝突也都是金融災難。

類似的質疑也圍繞著和平時期的武器開支。比如,你可能會質疑澳洲最近決定在準備實施幾十年來最嚴厲的預算削減的情況下,花240億美元購買問題很大的聯合殲擊機背後的金融邏輯。

與暴力相關的浪費型開支並不僅僅事關戰爭和威懾。比如,嚴厲而昂貴的法律和秩序運動儘管對選民有吸引力,但一般對於重要的犯罪率效果甚微。不管是世界大戰還是地方治安,衝突都會導致政府開支的急劇增加;問題在於這些開支是否物有所值。

當然,花在遏制暴力上的錢並非總是壞事。軍隊、警察和個人安全細節等方面是值得歡迎和是必要的開支,如果合理配置,從長期看有助於節約納稅人的錢。重要的問題是花在具體例子上的錢數額是否恰當。

顯然,一些國家達到了相當完美的平衡,以相對較低的支出解決了暴力問題;因此降低不必要的開支的辦法是有的。為潛在或現有衝突制定高效率預算的最佳辦法是強調「預防」。我們知道什麼能夠鞏固和平社會:收入分配公平、尊重少數派權利、高教育水平、低腐敗水平以及有吸引力的商業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