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九把刀前陣子在網上發表了一篇文章被網友瘋傳,按讚人次超過十萬。文章大意是說他在電視訪談中提到「仇視權貴是我們這種賤民的小確幸」,被主持人陳文茜質疑他自己早已晉升權貴階級。九把刀因此反思世界有許多不公平,如果有幸擁有天分和機運,就應該多負些責任,如果沒有,還是可以在能力範圍內關心別人,為周遭付出。

文章以自身成長過程當例子,充滿「小人物出頭天」式的勵志情懷,很容易激起讀者共鳴。但我在讀時卻不知何故覺得怪怪的,當時沒多想,隔天一不小心在電視上看到張雅琴主持的新聞評論節目,突然聯想起這篇文章,也似乎頓時明白怪在哪裡。

權貴是什麽?如果有錢有權算權貴,那只要錢不是偷來搶來,權不是選舉買票得來,權貴有什麽錯?為什麽該被仇視?而如果說該被仇視的是沒有道德,不守法令的權貴,那難道沒有道德,不守法令的小人物不該被仇視嗎?況且有錢有權是一種相對概念,某些人在自己心目中是權貴,自己在某些其它人心目中也可能是權貴。

說穿了,權貴是被人捧出來的,台灣社會崇尚官大學問大,對富人,名人,當官的等所謂成功人士,一向尊崇有加,一旦進入民主科技時代,資訊透明發達,赫然發現這些人其實跟自己一樣,吃喝之外也得拉撒(我以前總認為林青霞從不上廁所),也會犯錯,甚至連道德水準也沒比較高,於是由愛轉仇,把過去捧在天上的他們,如今踩在腳下。

這就是近年來台灣媒體充斥各種「你好大,我好怕」言論報導的社會背景(張小姐的節目就是其中代表),碰上任何事情,只要先將自己放在「賤民」,「小老百姓」之類的弱勢地位,心理上立刻佔據道德高地,無論發什麽牢騷,罵什麽髒話都言之成理,但問題是,我們似乎從沒想過,這些被我們辱罵的對象之所以又大又貴,其實全是我們自己捧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