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機場一向人很多,拿了行李,我隨著人潮往大門移動,準備出關。今天隊伍行進比較緩慢,出去時還要檢查行李,以往有時會檢查,但多半時候不會。

快到我的時候,檢查員揮揮手叫左邊一排的人向前走,然後指示站在右邊的人包括我前面兩位男女將行李放在檢查機器上。

我只有一件單人拉式箱子和一個公事包,我前面的人倒是大包小包。奇怪的是,檢查員叫我把箱子打開給他看,卻不再檢查其他人。

其實我心裡早有準備,因為我箱子內有一本厚厚的書,大陸就是有檢查書的習慣,看你是否帶了什麼禁書。來去大陸那麼多年,我當然知道那些書不該帶,也不會帶「自由時報」和「蘋果日報」,特別是去北京時。

打開箱子,檢查員看見那本書只是一本投資教科書,接著一個用橡皮筋綁的牛皮紙袋吸引了他的注意,這是我開會用的PowerPoint,秘書用斗大的字在上面寫著「xx公司開會資料」。

「這是開會的資料嗎?」

這是什麼問題?!我真的不想回答他,回答「是」會汙辱了我的智慧和尊嚴,回答「不是」則侵犯他的執法權威。

「您就自個兒看吧。」

於是他就把袋子內的英文文件拿出來翻,總共有十本,當然找不出問題。

「把那個也打開」他指著我的小公事包。

我態度良好的照辦,碰到要找碴的人千萬不要和他爭辯。

在出來的車上我反覆地想,為何要挑我?我的行李最輕便,服裝最正式,西裝加領帶頂著三十多度高溫,整個機場可能就我一位,難道我像可疑人士或恐怖分子?

後來我得出一個結論,今天是六月四日,天安門事件二十五周年紀念日,而我看來像一名「知識分子」。我到中國二十年,這是第三次在入境時,因為書籍被要求「詳細」檢查。

第一次是1994年剛到上海時,當時為了增加對「領導」的了解買了一本「朱鎔基傳」,那本書主要在歌頌朱的豐功偉績,機場的人也知道沒問題,但對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