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在香港大學有個數位媒體組織舉辦了一場國際媒體研討會。大約有兩百人參加這個活動,從資深編輯、新媒體公司老闆到各地的記者,韓國、香港、新加坡和台灣都飛過來參加這個論壇,討論數位媒體未來的可能。

在第一天最後一場會議上,座談會上包含四位世界大型媒體集團的資深經理或編輯,彭博、路透社、華爾街日報等,主持人請他們分享過去20年在亞洲的工作經驗。他們有些是亞洲人,有些來自國外,但被送來亞洲工作已經超過10年,可以說流利的中文或廣東話。

由於研討會是在香港大學新聞學院的研究所內舉辦,群眾中自然有許多研究生。在討論快結束的時候,主持人替他們問了一個問題:

「今天在這裡的許多學生很快將要進入社會開始工作,有沒有什麼大方向的建議或面試的技巧可以分享,或比如說假設他們要面試像你們這樣的大型跨國企業的建議?」

與談人們從最左邊開始往右邊回答,前三個的建議都很非常正常、傳統:

要有彈性、展現你很認真工作、表現你渴望學習等等。沒什麼特別令人有印象的部分。

麥克風傳到最後一位與談人手上,他是一位國際大媒體公司的資深經理,一個大約50幾歲的白人。他頓了幾秒,明顯想要講一些有用,但同時又和之前大家所提過的傳統建議非常不一樣。

「我認為亞洲學生太過注重要有個完美的成績,完美閃亮的履歷,強調自己念最好的學校。在亞洲的教育中,他們不會真正告訴你這點,就是一旦你開始工作,有了工作經驗,你之前在學校裡面的經驗其實就不再那麼重要了。反之,我們期待你會成為一個成熟的大人,有多樣的社交技巧、嗜好和興趣,而這些是我們期待在面試中能夠看到的特質。如果要我給各位關於下一次面試的建議的話,應該會是:

從一個不同的角度來思考:試著成為一個有趣的應徵者。微笑並分享你的生活經驗、熱情和嗜好,讓對話保持愉快;你的最終目標是:在面試的結尾,除了展示你符合這個工作的技能和教育之外,還要說服公司能夠放心送你出去面對客戶或是跟合作夥伴談判。你是一個成熟且多樣的人,我們能夠信任你做出正確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