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台南,咖啡時間

身為台南出身長大的台南女兒,近幾年,似是越來越能感受到這城市的一點一點正在改變:遊客變多了,許多自小光顧的小吃店小吃攤前開始有了長長人龍以至調高了價錢增多了品項華麗了樣貌,各種各樣的風格小店在巷弄間老屋裡雨後春筍般紛紛湧現……

對這種種,心緒上雖說有擔憂有期待;但看著我留戀熱愛的家鄉仍舊能夠生意勃勃一點一點朝前邁進,依然歡喜。而這裡頭,頗讓我玩味的一項,是咖啡作息的變化。

〈適合咖啡居住的城市〉──多年前曾寫過這樣一篇文章,談讓我深深著迷的台南咖啡風景。

和其他更繁華都市不大一樣,台南的咖啡館們,氣質上毋寧顯得樸素、平易得多。不尚時髦精緻漂亮,許多甚至有些凌亂隨性,咖啡麻布袋與各樣機具器具道具書籍什物滿滿堆置,自成一格。客人們也非台北常見的樣貌姿態好看的都會時尚男女或氣質文青,最多是短褲拖鞋大剌剌一派輕鬆,且年齡層寬廣扶老攜幼和樂融融。

「台南的市民少了許多往公共空間大量的、常態的、不自禁的穿戴美俏的、因去看別人與被別人看的機會。」──想起某位知名作家曾經如此為文評論台南,並因此慨嘆著:「一想到這個城市的寂寂清淡,頓時像是看到他們的落落寡歡,幾要為他們叫屈了。」

葉怡蘭的食旅生活事》台南,咖啡時間

讓我著實忍不住想對他說,來咖啡館看看吧!你就知道,一點不用叫屈、更沒什麼寂寂清淡落落寡歡,這城市的迷人處,正在於這完全不需要不在乎「穿戴美俏被別人看」的率意不羈灑脫自信。在這樣的咖啡館裡,不僅僅是氣氛的自得自在,更讓我沈醉的,還有對咖啡本身的專注。

很有趣是,和台北咖啡迷們聊起台北以外的、中南部的咖啡,偶而總會微微感受到一種奇妙莫名的、似覺遠遠不如的輕蔑……到後來我也懶得再多做辯駁。但事實上,這麼多年來,單單以我自己對咖啡的追求而言:精準細緻的烘焙與沖煮思考和技巧、豐富的單品產地莊園選擇、口感溫潤有想法的義式調配……毫無疑問在台南始終都能被徹底滿足(順道一提,在台中也是);甚至因著前述的、氛圍調性上的平實可親、不賣弄高深而更加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