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紐約時報》最近有篇關於「未來會有怎麼樣的科技?」的報導,當中訪問了七個創業家和科技業的執行長。這篇報導滿酷的,讓生在 2014 年的我們擁有一張對於未來的簡要影像。但那些想法、預測,並不是我們對於未來的夢想,反而,有些想法早已是過去的一代對於「現在」的夢想。

這些預測都註定要失敗嗎?

不,其實有些還真的非常可行。雖然沒有人可以準確的預測未來,但這就是為什麼「未來」變成一個大家都非常有興趣探討的主題。而當我們在進行預測的時候,我們可以用「歷史」來檢視這些預測。
以下,作者 Matt 截取了《紐約時報》2014 年未來預測的文章,同時,也整理了一些過去對於相同主題類似的預測。

當然以下的列表只是皮毛,他只是想提醒大家,過去的我們,曾經對未來提出哪些承諾?

哪些荒謬的科技將會在幾十年後變得很稀鬆平常?

2014 年:「『客製化藥物』,想像一下,醫生可以根據你的 DNA 和身體疾病,列印出你需要的藥物。」Reid Hoffman 說。

1997 年:「大約在 2012 年時,對於癌症的基因治療將會很純熟,而再五年後,4,000 種基因常見疾病中,會有三分之一都能利用基因工程避免。」1997 年七月,Wired magazine。

1996 年:「事實上,很有可能在十年、二十年後,大家身上都會帶著一張智慧型小卡片,上面記載著你的基因型,所以只要你去看病的時候,醫生就能根據你的小卡給予特定的藥物、治療。而這就是在包羅萬象的科技趨勢中的其中一個例子,未來的科技會越來越客製化。」1996 年七-八月,The Futurist magazine。

科技將會把哪些領域淘汰掉?

2014 年:「高階教育。」Ev Williams 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