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貨幣基金(IMF)和美國前財政部長桑默斯(Larry Summers)這兩大全球經濟要角最近提出警告,全球經濟恐將面臨低利率時代延長的局面。為何低利時代是壞事?我們又能做些什麼?

經通貨膨脹調整的利率已經下降了三十年,當今利率水準低到足以鼓勵投資者追求利潤、承擔額外風險;低利率也造成央行在經濟衰退時採取寬鬆貨幣政策毫無餘裕,因為名目利率無法降到零以下。上述種種情況,都是經濟狀況低迷的症狀。

遲緩是因儲蓄過剩?
占GDP比持平,證據不足

我們若想找出問題以減少胡亂求醫的現象,就必須深入診斷潛在原因,很可惜,對此經濟學家並不認同。有些人認為,低利率源自於全球儲蓄增加,因而歸咎儲蓄率高的新興市場身上。讀者可以想見,大約十年前開始流行的「儲蓄過剩」(savings glut)主張,如今仍深得美國前聯準會主席葛林斯班(Alan Greenspan)和柏南奇(Ben Bernanke)青睞,由此可見這句口號造成偌大回響。

只有一個問題:從資料中看不到儲蓄過剩的證據。1980年以來,全球儲蓄總額占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率一直在22%到24%之間波動,幾乎沒有什麼起伏。

儘管2014年的全球儲蓄總額占GDP比率曾稍稍超出24%,但這也不太可能成為長期現象。中國GDP成長速度減緩,儲蓄因而下滑,當局取消管制銀行存款利率,經濟就必須重新找到消費再平衡。當其他新興市場的經濟成長率同樣從過去十年來的特殊高點下滑時,也會如此。

諸如此類以經驗為依據的反駁,也適用於那些將低利率怪罪於收入和財富日益集中的主張身上。要說有錢人的消費占收入的比率變小了,似乎有道理,最近收入和財富分配的趨勢在許多人眼裡看來肯定也很讓人憂心。但要對全球利率產生影響,這些趨勢必須能轉換成讓全球儲蓄增加,對此,並無證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