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正在進入後工業時代,製造業日益複雜,競爭日益全球化。要想成功,一個國家越來越需要高技能和高教育程度的工作人口。因此,提升中學所傳授的技能水平,就成為發展中和先進國家的要緊任務。

對我來說,教育問題並不只是個學問上的問題。我出生在一個有九個孩子的家庭中。我的父母親是文盲,我的姐妹們也沒上過初中。但是,在我家的下一代,我所有的侄輩都擁有高中文憑,大部分還上了大學。

改善一個小學生和中學生數量超過1,600萬人的教育體系,是一項艱鉅的財政挑戰。因此,第一步是建立紮實的、改革性的宏觀經濟基礎。

多年來,公債高築和宏觀經濟管理失當,迫使土耳其需要在國際金融市場上支付高昂的借貸利息,但這筆錢本可以投資於學校。但是,自2003年執政以來,總理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的政府將財政赤字佔GDP的比重縮減了近十個百分點,從2002年的10.8%降至2013年的1%,並將公債/GDP比率從2002年的74%降至2013年的36.3%。結果,同期政府利息支出佔稅收收入之比從85.7%降至15.3%。

這些財政上的改善將資金解放出來,大規模用在投資教育,而不必增加公共債務。從2002年到2014年,土耳其教育支出佔總預算的比例翻倍,達到了18%,財政狀況並未受到影響。自2003年以來,這筆額外資金讓政府增加了41萬名教師、20萬間教室,並提供了18億份免費教材。

但要想與中國等世界經濟強國競爭,我們還需要改善勞動力的總體質量。從2002學年度到2012學年度,小學入學率(包括年齡高於或低於官方年齡群體的學生)從96.5%升至107.6%,中學從80.8%升至96.8%,中學以上從35.8 %升至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