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台灣很弱,真的很弱。」

我的朋友走過來,突然對我拋了這麼一句話。 地點是上海,我們在酒店大堂等待,過一會兒有車子來接我們去參加主辦單位特別安排的晚宴。

我思索他的話,沒有接下去,但他講得的確很對。

「弱」是一個相對概念,和別人相比,一比就被比下去了,在台灣我們都說現在很「悶」,為什麼會悶?因為什麼事都做不成,政府要做的事無法推動,自己也一事無成。

這次出來,三天三個城市,昨天在香港,今天從市中心搬到上海近郊,明天還要去北京。很奇怪的是,我並不覺得累,反而有一點振奮。時間開始模糊,我好像又回到年輕投資銀行家的日子。

我也很奇怪為何會這樣,仔細一想,because I am making progress everyday! 每天都有新的刺激、新的啟發,一點一滴,激活你的神經,釋放新的創意。

結論很簡單,只要我不在台灣,和台灣離的越遠,頭腦反而越清晰,越能做成事情,everything is possible,但如果在台灣,你只會覺得不可能,即使原來可能的事,也會變得不可能。

坦白說,這不是我願意接受的現實,因為不論如何,台灣還是我最喜歡生活的地方。二十多年前我住在上海,十五年前在香港,有人問我geographical的preference,我當時工作偏好香港,生活上則是上海。今天台灣毫無疑問是生活首選,但工作上……唉,I am not sure anymore。

台灣是一攤死水,或者說是一個小游泳池,中國大陸則是一個大海。在自家游泳池你會覺得很安全,不需要花什麼力氣,可以懶洋洋的泡水,不喜歡的人你可以不許他下水,即使腳抽筋了也沒關係,反正旁邊有救生員。

但海洋就不一樣了,波濤洶湧,你可能會淹死,也可能會碰到鯊魚,隨時得發揮生存本能,不要期待有人會幫你,因為你可能離岸很遠。不過一旦熬過來後,你會越來越強,就像少年Pi的故事,你會懂得如何捕魚,而且還知道與虎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