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問題很少能一眼看透。但總體而言,仔細分析問題的各方面,能在某種程度上理解箇中原因​​,然後找出相對有效的解決辦法。

事實上,定期分析此類問題也恰恰是我身為專欄作家的滿足感所在。但最近相對有效的解決方案越來越難以實現了。

簡言之,世界許多地方都深陷衝突,而且擺脫的希望不大。烏克蘭親俄分裂分子和警方之間的暴力衝突只是該國安全局勢惡化的最新跡象。敘利亞仍然深陷殘酷的內戰不能自拔。以色列和伊朗因伊朗核計劃造成的緊張態勢,加之延續數十年之久的以巴衝突——導致中東地區動盪局勢進一步惡化。該地區十國合起來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武器市場,每年的新增採購武器甚至比中國還多。

馬里、中非共和國、南蘇丹和索馬里等一些非洲國家都被捲入無休無止的內戰,民眾連飲水都有困難,更不要說享受學校、醫院和其他社會基礎設施了。奈吉利亞的伊斯蘭民兵組織博科聖地(其實就是冠冕堂皇的犯罪集團),綁架了200多名女學生用來販賣或強迫她們提供性服務。

在亞洲,中國的軍事集結和在表達東南中國海領土要求時越來越自信的態度,引發了同樣對上述領土提出要求的日本、菲律賓、韓國和越南等地區鄰國的擔憂。還有一個不利因素是中國的經濟成長明顯放緩,而亞洲地區小規模經濟體近幾十年來都受到中國成長的有力推動。

中國並非經濟成長放緩的唯一重要新興經濟體。巴西也同樣出現了成長放緩,更不要說通膨難以抑制和赤字居高不下。此外,墨西哥和哥倫比亞等拉美國家依然受到販毒集團的威脅,那些集團的武器裝備有時甚至超過警察和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