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一號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震驚全台,綜合近年來一連串的公民運動、低薪、高房價與青年貧窮等議題,不少人疑問,為什麼台灣社會許多重要議題,似乎都繞著年輕人打轉?

《商業周刊》邀請曾發起近年學運濫觴的「野草莓運動」、並長期關注年輕世代議題的六年級代表,台大社會系助理教授李明璁,以及擔任「公民1985行動聯盟」發起人,並曾參與太陽花運動和許多重要青年議題的七年級代表,台大醫院住院醫師柳林瑋,兩人對談分享他們眼中所見的台灣青年與社會。

隨機殺人未必代表年輕族群失落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二十一號發生的捷運隨機殺人事件,可以放在近來公民運動頻仍、低薪、高房價與青年貧窮等年輕世代議題的脈絡來理解嗎?

柳林瑋(以下簡稱柳林):隨機殺人這種事,通常有很大的不可預期性。常常發生異於平常的事情時,大家想做的事就是先標籤化。所以你會看到很多媒體問他玩什麼暴力性的電玩、高中時成績好不好、家庭狀況怎麼樣、是不是很孤僻?想辦法把這個人標籤化,事實上,這種事情不是標籤化就可以解決。

我們把整個時空尺度拉開來看,隨機殺人事件發生的年代,未必是年輕族群失望的年代,年輕族群很歡樂的時代也有可能發生。這件事情跟青年議題扣在一起,邏輯上很難論定因果關係,如果貼下一個標籤,就朝這方向去討論,那是很危險的事。

李明璁(以下簡稱李):我完全同意柳林醫師講的。但事件後我覺得更該擔心的是,電視新聞訪問民眾:「你現在會不會很怕?」 民眾說:「我上車不敢滑手機,一直盯著人,看他穿的衣服、眼神、表情,是不是跟人不一樣。」天啊!這不就是最可怕的事嗎?這種氛圍反而造就原本沒那麼怪咖的年輕人,被社會逼到常態分佈以外,而更加地憤怒、閉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