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一般的人比起來,我出國的機會算是多的,常年下來,換過許多的飯店和無數的房間號碼,養成了一些習慣,每次到飯店,都會有一定的流程;打開行李,接上電腦,煮一壺水然後打開電視,轉到探索頻道或是國家地理頻道,冒險、新知、文化、科學的主題隨機出現,這兩台的每一段節目都精彩,就算是隨意一瞥,也好像會得到許多知識,這也成了我在房間裡頭知道這世界還在運轉的另類方法。

幾天前下榻香港的一間飯店,流程相同,轉到了熟悉的頻道,電視裡播放的是有關淘金客的故事,非常特殊的行業,我被這意外轉到電視節目給吸引,從頭到尾看完後,發現跟我認識的淘金有極大的差距。

在我記憶裡的淘金是一場賭注,淘金客如何選擇地點?如何知道這片土地下多少呎會挖到值錢的礦物?傾家蕩產的挖,會不會到最後都是一場空?但是整集節目看完,發現裡頭的主角們都有著相當程度的理性,有時意見不合,有時攜手同心,但是都會有一個相對理性的理由,相信在土壤裡頭會藏有希望,而不是只憑著一股熱情與欲望不停的往下挖。也許是因為他們也清楚知道地球的資源是貧瘠的,想要一舉發大財已是不可能的事,產量豐富的礦脈早已被幾百年來的欲望給掏空,剩下的蠅頭小利,也只能用豐富的經驗與科學的方式來獲得。

我觀察到節目裡頭提到許多的數字,挖掘器具的噸數、機器的馬力、需要挖掘的深度、運送器具的路程、礦物獲得克數、轉換後的價值,除了情緒性和講解過程的用字之外,幾乎就只剩數字,而這些數字也是他們評估是否繼續挖掘的重要依據。

裡頭有一段落令我印象深刻,他們衡量著運送一台大型挖土機的效益,重量、路程都已計算好,出發後卻因沒算到一條河流上的橋有限重而無法渡過,淘金家族想出繞路從河道上渡河,但風險升高也增加費用。節目結束於此,下週待續,我的思緒卻不停,不是想著他們下週如何渡河,而是想到了一位菜販跟我老婆說的事。

她總是與同一位菜販買菜,不是因為他的菜特別便宜,也不是因為他的菜看起來漂亮,而是他選擇菜的來源令人安心。他說青菜是農產品,農產品就會有期限,而肉眼只要有發現任何一絲的衰敗,他就會放棄那一批果菜。例如他只要看到馬鈴薯上有一顆芽點,他就會將整箱有可能帶有毒素的馬鈴薯銷毀,而不是挑出沒有芽的繼續販賣。因為,有一顆開始發芽代表這些同時摘採的馬鈴薯也將發芽,如果賣出去,大家就會吃到也許已帶有毒素卻看不到芽的馬鈴薯。

因此,他不賣進口的蔬果。他說這些蔬果漂洋過海來到台灣,放的時間再久卻不會壞,有時候進價比台灣自己的農產品還便宜。但是,坐過飛機,吹過冷氣的作物應該都要比坐小發財北上的還要貴吧?我不由得像淘金客般的開始計算起最短的路線,最適宜的運送成本,試著計算售出後的價值,似乎是件難事,需要有經驗的專家。

看完了淘金者的故事再想到這菜眅的話,是我們運送的流程不夠有效率?或是國外真有最新科技,能使植物快速生長又耐久,運送的路途再遠也不怕?或許這些問題,值得作一系列的節目來探究。在得到答案之前,我想,我還是會相信那菜販的話,或是在買這些蔬果之前,我們得像淘金客般試著計算所有的流程,再來決定這樣價格的食物是否真的值得我們吃下肚?

作者簡介_石頭(石錦航)

台灣搖滾樂團五月天,吉他手,1997年出道至今,作品包括:八張「五月天」音樂專輯、個人書籍《我的搖滾媽咪》、電影《明天記得愛上我》。

石頭的臉書
石頭的網誌
「路問石頭」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