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品牌形象公司最近做了一個調查,選出最有價值的中國品牌,結果不是工商銀行、中國移動,也非中國石油,而是年輕的互聯網巨人騰訊。

這是一個跨時代的分水嶺,我記得有許多年中國移動一直位居品牌龍頭的寶座,但現在卻被新經濟超越。電信事業曾經被歸類為新經濟,但在數位匯流(convergence)的趨勢下也變成了恐龍。

阿里巴巴由於尚未上市,所以不在排名上,但今年在美國上市後,應該會超越騰訊,成為最有價值的中國品牌。

上周中國大陸第二大的電子商務業者京東商城(JD.com)在美成功上市,募集了18億美元資金,等於預告了阿里巴巴全美有史以來最大200億美元IPO案的成功。京東和阿里巴巴相比差得很遠,去年甚至虧損80億美元,但一樣獲得投資人追捧。

對台灣而言有什麼啟示?這說明了中國大陸經濟現在有很大比重是由新經濟所帶動,而且新經濟的價值得以充分彰顯,不僅能夠解決年輕人就業問題,還能鼓勵創新、創業以及創富。

台灣不是沒有人創業,但在整體數量和質量上都和中國大陸相差甚遠,一個中關村的創業活動可能就超過整個台灣。

答案已經很清楚,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們規劃再多的創投基金,創櫃板掛牌也沒有用。台灣無法營造良好的創業環境,創意的種子在現有環境下很難生根,想要成長、茁壯更難。

為什麼會這樣?首先是創業的「主軸不明」。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大家圍繞在Microsoft和Intel的技術架構上創新,過去十多年轉到Apple和Google的Android,但進入互聯網時代後許多人就抓不到方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