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記得我畢業之後第一次接觸企業策略的時候。那是在2010年,我剛被送到洛杉磯來幫助我的公司接管陷入困境的供應商,他們那時候已經瀕臨破產的邊緣。為了幫助接管程序順利,有個更有經驗的美國資深副總跟我一起被送過去。在一開始的30天,我們看完他們所有的的財務數據,預測未來的營收,和所有的員工面談,找出這家公司在過去幾年犯了哪些錯導致現在處於這樣恐怖的情況,以及我們認為什麼是未來幾年合理的周轉計畫和財務目標。

我們過去在學校全都學過理論,但是就像一個銀行家或顧問被指派他們第一個的案子和企業一樣,當你遇到真實的數字,以及比案例研究複雜10倍的情況,且任何錯誤的分析和未來的決策都可能會造成公司的死亡和一堆人丟掉工作,你會發現理論跟實務還是很不一樣。到了月底,我們需要回報總部我們認為這家公司哪有問題、預定要改變的計畫,以及未來3到5年的財務目標是什麼。

我們一步步來,有經驗的資深副總和我先找員工面談,再看過所有會計和財務文件,然後逐漸設立一個3到5年的財務目標。我們對供應商的老闆做簡報,回報給我們母公司的董事會會議,然後接下來幾季,開始著手實施每個新政策、策略上的新改變、新的財務目標。

在我們離開後,這個公司逐漸變得比較好,資深副總和我則去處理其他不同的案子。但就像每個人的第一個老師、第一堂課、第一個課本或第一個考試,這個第一個實地執行的案子讓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當我們慢慢計畫和實行所有的策略,常常讓我領悟這些基本的企業策略可以套用在日常生活上面的重大決策。

從20到大約35歲,什麼是我們最經常被問到的問題?

我應該學習經濟還是管理?我應該去美國念研究所還是我應該去香港?我是否應該試著去中國工作?我應該今年結婚,然後專注在我的家庭,或著我應該辭職然後用這最後的機會創業以免太遲?

在許多方面來說,這些問題那麼讓人很困惑,答案那麼讓人難以捉摸、難以想像,因為或許我們一開始就問錯了問題,導致永遠都繞圈子。

對於每個重大決定,或許我們應該要問自己的真正問題是:

什麼是我的最終目標?什麼是我理想上想要達成的目標?在出國留學後?我在5年後或是35歲時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出國留學或自己創業或是去另外一個城市生活和工作能夠幫助我達成那個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