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台灣重大的社會新聞,是一名21歲的男子,在捷運上隨機砍殺他人,造成四人死亡,多人受傷。網路與部分媒體,已經開始進行恐慌式的報導,如兇嫌肯定有精神疾病、個性孤僻等等,企圖將暴力與精神疾病劃上等號。但這種天馬行空、不經求證的散播,並無助於事實的釐清。

根據過去的研究,暴力行為中,與精神疾病有重大關連的比例,大約只有3%。也就是說,97%的暴力,都是正常人所為。大部分的精神疾病患者,其發生暴力行為與一般人發生機率相同,有一些類別甚至更低。亂貼標籤或胡亂解釋都無助於我們理解這個事件,只是徒增社會不安,是反智與不必要的行為。目前我們所得知的資料非常有限,只以此資料就推論是哪一種精神疾病,是非常危險的,而且也不科學。

即使用過去發生過的歷史事件做基礎好了,我們來檢視一下暴力事件與精神疾病是否一定有關。之前重大的社會事件,如嘉義閹頭棄屍一案,經台中榮總與台大醫院的精神鑑定,都已經確認犯案時身心狀況良好,並非精神喪失或精神耗弱。即使主嫌仍反覆聲稱自己被幻聽干擾或被外星人所控制,但經過那麼多醫療人員反覆確認,已經排除精神疾病之可能(退一步說,就算是是有精神分裂症,也只有大約10%的個案有暴力行為。但其盛行率大約1﹪,真要算也只有千分之一,也就是一千個人中才有一個人會因為精神分裂症而出現暴力行為)。

另外,2011年引起國際震驚的挪威槍擊事件,有77人因此過世,幾十人受傷。主嫌也在醫療人員反覆鑑定下,確認精神狀況正常,是否有反社會人格違常或精神病態者(psychopathy),仍有爭議(註)。反社會人格違常的流行率大約3﹪,但詳細數字很難估算,因為這一群人大部分不主動就醫,也不可能配合研究。

以美國的資料而言,在監獄的重罪犯中,約有75%到80%符合反社會人格違常之診斷;但只有15%到25%符合精神病態者之診斷。先前有一部很有名的電影《沈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就是在講述此種精神病態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