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錐蟲病(human African trypanosomiasis,HAT,又名昏睡病)長期以來讓非洲撒哈拉以南農村人口飽受折磨。該病的治療很複雜,需要醫療水平高的醫務人員,偏偏在受影響地區卻很缺乏。

攜帶感染源​​的寄生蟲,是中部和西部非洲的布氏岡比亞錐蟲以及東部非洲的布氏羅德西亞錐蟲,藉由「采采蠅」叮咬傳播這種疾病。

二十世紀初,昏睡病疫情導致非洲許多地方人口大量下降。儘管自20世紀30年代以來,對數百萬人的系統性監測和治療,極大地減少了該病的傳播,但20世紀五六十年代稍稍放鬆,又使昏睡病死灰復燃,在20世紀90年代初到達流行病水平。

2008年,世界衛生組織終於控制了這種疾病,每年的患病人數下降至10,000人。但仍有數百萬人生活在危險之中。

顯然,采采蠅對最貧窮或最難以獲得治療的地區造成了嚴重威脅。並且受到威脅的不僅是人類。韋氏剛果錐蟲和布氏剛果錐蟲能導致非洲動物錐蟲病(那加那病)——並且都是由采采蠅傳播。

如果得不到治療,那加那病也是致命的,它導致了嚴重的牲畜損失。光是牛群每年就要造成10~12億美元的損失,農業總損失更是高達47.5億美元左右。此外,那加那病還限制了非洲一千萬平方公里土地的牛群養殖。

由於缺乏有效的疫苗和廉價易得的藥品,減少采采蠅數量就成了控制這些疾病最有效的方法。這可以通過陷阱和標靶(浸潤殺蟲劑的紗幕)將采采蠅引入收集裝置並殺掉它們。

但有很多辦法可以加強這些途徑的效率,比如改善裝置本身、實施各種生態學控制計劃等。無論如何,更好地認識采采蠅生物學都是大有裨益的。

最新完成的采采蠅基因測序提供了一些線索,有望改變采采蠅研究和疾病控制實踐。首先,研究者尋找只以脊椎動物血液為食的采采蠅如何識別吸血對象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