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張保單的母愛

阿草從小就是個體弱多病的小孩,不幸的是,他的父親在他出生後,就車禍身亡,讓本來就貧困的家,更加無法過日子。

因此,阿草7歲時,他母親就改嫁,但對方娶她的條件是,要和阿草斷絕關係,母親答應了,儘管阿草又哭又鬧地不願她離開,母親仍是頭也不回地走了。

從此阿草就和瞎眼的外婆,靠著社會補助,在貧民區裡過日子。

有一天,當他餓著肚子,在路上撿紙箱時,被一輛貨車撞上,結果傷勢嚴重,讓他必須住院一個月。

出院那天,有個穿西裝的男人,偷偷地幫他付清了醫藥費。

他覺得奇怪,問那個男人,對方卻只說是公事公辦,說完就急著離開。

十年後,阿草靠著到處打工,自己考上國立高中,快畢業時,虛弱的身體,禁不起他天天熬夜讀書,引發氣喘,又到醫院住了兩個禮拜。

奇怪的是,這次同樣又有穿西裝男子,來付清醫藥費。他愈想愈不對,就向醫院調資料,才知道穿西裝男子,是某家保險公司的員工。

他出院後,就去找那家保險公司,想問出是誰幫他付錢買保單。

保險公司卻說那是信託專案,因為有保密條款,無法洩露相關人士資料。

後來,阿草順利考上國立大學,但沒有錢繳高額學費。

幾天後,他又接到學校通知,說他四年的學費和雜費,都已經繳清,請他直接去學校報到。

這一次,他再也忍不住,衝到保險公司大吵大鬧,櫃台人員仍不說出,是誰為他付醫藥費和學費?

他氣得打破保險公司的玻璃門,當櫃台和保全人員正要報警時,信託部的經理突然出現,把他請進貴賓室。

經理說,以他的職責和簽約條款來說,他不能透露委託人的資料,但他很怕對不起自己的良心,因此,他選擇把實情全告訴阿草。

原來,支付阿草醫療費和學費的委託人,是阿草的母親。

阿草聽了,愣了半天,不敢相信他聽到的字眼,他紅著眼,掏出身上的所有零錢,全部丟到經理身上,高喊著,他不要她的臭錢,他寧可病死也不要,就算他現在還不起,他將來也一定還清。

說完,跌坐在地上哭了起來,邊哭邊捶著地板,不停地大罵臭女人。

經理等他哭了一會兒,嘆了口氣對阿草說,他母親是難得的偉大母親,他不應該咒罵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