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心血來潮走訪陽明山,順道到「全國最高學府」文化大學逛了一圈。我是搭公車去的,下車後道路兩旁餐廳,超商密布不令人驚訝,畢竟有許多師生在此居住,但越往裡走越不對,錯綜複雜的巷弄中幾乎全是各式各樣的小吃店,其中單是賣炸雞排的,據我不完全估算,起碼有六家。

時值中午,學校附近熱鬧程度和夜市差不多,原期望來到大學殿堂能見識些有氣質的場所,結果除了校門口一家乏人問津的書店外,氣質場所大概全被覓食人潮遮擋,行走其間,人沒沾上學術氣,衣服倒是染上不少炸雞味。我事後猜想這應不是文化大學的獨特風貌,而是當今台灣所有大學城的共同景象。

曾幾何時,我們的生活被「吃」這件事給塞滿了!平時忙於學業事業,好不容易等到休閒,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吃大餐就是旅遊(旅遊更要吃大餐);逢年過節親友相聚當然要吃大餐,吃大餐時經常談論的還是哪裡大餐更好吃。犒賞自己,關愛家人,招待客人,喜慶宴會,甚至只是嘴饞,我們都要吃大餐!吃到飽餐廳裡景象(超重者)越來越觸目驚心,生意卻越來越好,越開越多。

打開電視,美食節目以前教人烹飪,現在大都介紹各地名菜;旅遊節目大篇幅描述食物特色,主持人也一定得做出一副不可置信的美味表情;現在連新聞節目都要藉例如食物漲價之名,刻意播放美食畫面,或食客將食物送入嘴中的特寫鏡頭。書店中旅遊書籍介紹文化藝術的鳳毛麟角,講吃什麽,上哪吃,吃一頓多少錢的佔絕大多數。

孔老夫子說:食色性也!誰不愛吃?我自己就是個愛吃愛喝,食量奇大的老饕,但科學家也說了:快樂生活由兩種元素組成,一種叫愉快(pleasure),和身體感官有關,譬如吃頓美食,睡場好覺,聽首好歌等。另一種叫喜悅(joy),和學習成長,克服挑戰有關,如畫畫,學電腦,爬山等,專家用「忘記時間的存在」,或專有名詞「心流」(flow)來形容這種心理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