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機場警察邊填單邊問我:「妳要去哪裡?」
「去印度」我說著,看著他沒停下來的手。
「去哪邊做啥?」他依然低著頭。
「去工作。」
這下他有反應了:「一個人?」
我傻笑:「嗯,一個人。」

在大家感覺不可思議的情緒中,提著行李到印度來轉眼也過了五年,原先只是想著來這裡體驗文化的,結果最後變成了發展職涯。出發前其實沒想過這麼做需要多大的勇氣,結果當自己一個人扛著一身家當站在機場流汗的時候,我還是被自己的傻勁給嚇到了。

大部分來印度的台灣人多是台灣公司外派過來拓展業務的,印度人是他們的客戶、下屬或是傭人;這幾年興起的還有志工,印度相對來說,仍有許多社會基層問題,許多 NGO 單位都有到印度來擔任志工的專案,印度人之於志工是被幫助的對象。而我選擇的是比較少人知道的路:直接在印度當地就業,印度人是我的上司,是我的同事,是我生活的夥伴。

關係才是一切

既然印度人變成了我的同事,跟他們交手絕對無法使用一般對待客戶或是下屬的方式。印度是泱泱大國,超過 12 億的人口生活在這塊土地上,土地雖大,但是人口更多,不管走到哪裡都是人,因此人與人的關係自然緊密;宗教與家庭仍是整體社會的基礎,彼此間的羈絆很深,甚至,從同個省份出身、講同樣的方言就能夠立即將彼此的關係拉近。這樣的環境與文化,塑造出一種特別的「關係」。

這裡不是個公事公辦的地方,他們講求情分,換個方向解讀,也可以說是要靠關係來推動一切事務,這個關係,可能是彼此相互間有共同點,或是大家擁有共同目標,是在一般的陌生關係上再加上一點人情味(很像加了一點混合的印度香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