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學的記憶。

操場的紅土跑道被烈日曬得發燙,我和其他19名參加大隊接力的同學,圍成一圈、汗流浹背地聽老師做賽前提醒。

老師一邊打量其他隊伍,一邊跟我們說:「A班級把速度快的安排在前面幾棒,但是我們後面棒次就會追上來,所以一開始落後不要慌張;至於B班級,他們的體型比較高大,距離靠近的時候要小心,不要撞到對手連自己的棒子都掉了。」

這是我的字典裡面,「競爭」這個名詞的第一個定義:「了解你的競爭對手。」爾後我從成長過程理解,台灣的升學主義一再附和這個觀點。

我們的教育讓孩子把競爭對象放在同儕,給競爭一個狹隘的定義。父母親急著看成績單上的名次,因為在班級中爭取到前面的排名,代表升學時可以爭取到更好的學校。

東方的「填鴨式教育」訓練我們超越對手,西方的「啟發式教育」教人要認識自己。兩者最大的差異是,我們的下一代在中學的表現非常突出,總是在全球奧林匹克競賽中所向無敵。但是進入需要多元思考、資源整合的高等教育和職場,就喪失競爭力。

我一直在想,是不是長久以來我們把「競爭」這個名詞的定義弄錯了?如果教育灌輸的觀念是,競爭對手就在隔壁跑道(賽跑)或者同一間教室(升學),那麼我們的眼光當然也只會侷限在周遭。看得不夠遠、想得不夠廣,一點也不意外。

但是,競爭的定義已經改寫。不把手邊的舊字典丟棄,下一個被淘汰的就會是我們自己。

柯達(Kodak)曾經是傳統「類比相機」的龍頭,在這個領域遙遙領先對手。但是當柯達公司在競爭中淹沒(2012年申請破產保護),絕對不是因為跑不贏隔壁跑道的對手(類比相機),而是輸給另一個賽局的對手(數位相機)。曾經在手機產業獨霸一方的Nokia和黑莓機,都經歷類似的故事。沒有辦法從既有熟悉的產品類別轉型,註定跟不上市場變化的速度。

關於「競爭」,這是我們該學會的第一堂課:跨「類別(Category)」競爭。眼光不要只放在隔壁跑道(同一產品類別),現今的舞台比想像大得多。

競爭除了來自同一市場的不同類別產品,它還可能來自完全不同的市場。「百視達(Blockbuster)」經營的是實體通路的錄影帶出租市場。即使它做再多、再完美的區域展店規劃、店面坪效管理,還是擋不住寬頻普及帶來的影音服務革命。百視達在2010年宣告破產,2014年關閉全美僅存的直營門市,打敗它的並不是其他錄影帶出租業者,而是「視訊串流服務」。這項服務的領導廠商Netflix,幾年前根本不被百視達視為競爭對手。來自網路的業者(on-line),打敗了實體業者(off-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