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有物報告有物報告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誰當火車頭?

跨界合作第一個問題就是誰來當火車頭?作品能當火車頭,必定需要創作者用熟悉的語言,蓄積畢生心力,迸發出創作能量,還要將好的人物角色傳播給觀眾。例如九把刀的小說,多年來一直占據暢銷排行榜第一與第二名。他依循成功的故事文本,將包含《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等多部小說成功找到資金,改編成電影。

另外蔡岳勳導演的電視劇《痞子英雄》,靠著觀眾熟悉的高雄場景、刺激的警匪槍戰,讓電視劇收視率一路長紅。當《痞子英雄》改編成電影,連大陸金主都想投資。《痞子英雄首部曲:全面開戰》電影上映後在台灣票房 1.2 億,大陸 4.3 億,成績斐然。

火車頭不一定是故事,令人印象深刻的圖像也可以當火車頭。國外的《LINE FRIENDS》一開始根本沒有故事,只有熊爸等角色。聊天時天天用,讓大家不認識也認識了。現在《LINE FRIENDS》動畫即將上映。

創作要成為跨界合作火車頭,創意、觀眾缺一不可。

台灣娛樂產業岌岌可危

有些時候不是創作者不懂得從小累積到大,而是受限於市場環境。例如電影《賽德克巴萊》的籌拍歷程,一開始魏德聖導演受到邱若龍《霧社事件》漫畫的感召,開始籌拍《賽德克巴萊》。接著魏導撰寫的劇本獲得新聞局優良電影劇本獎。將劇本改編成小說後,魏導抵押自己的房子拍5分鐘試拍片,最後還是籌資失敗。

魏導最終選擇先拍攝成本較低的《海角七號》,試驗《賽》片中的多角色互動腳本。他將蓄積的創作能量釋放在《海角七號》裡,一舉成功。

魏導不是沒有想過先從成本小的形式累積能量。只是不論是試拍片、劇本小說、或是漫畫,蓄積的觀眾能量都不足夠。《海角七號》成功後,他把政府補助、票房收益、社會的影響力等各種能量全部運用在《賽德克巴萊》上,才成功拍成。

從《賽》籌拍到上映的過程,可以了解創作要成為火車頭不但要能接觸大量的觀眾,更要能帶來第一筆收入。台灣的紙本市場沒有很多養分,靠寫小說或漫畫沒有辦法回收成本,作品就會無以為繼。

另一個淒涼到無法當火車頭的,是台灣動畫業。各家電視台都不願意花大錢買動畫版權,因此創作者很難從動畫賺錢。動畫電影票房更淒慘。文瀾資訊的《夢見》與滸珀動畫的《我是隻小小鳥》,全台票房分別只有 41 萬與 30 萬。國產動畫沒有好成績實乃非戰之罪。連以前賺錢的台灣電視劇現在都面臨陸劇、韓劇、日劇的競爭,也岌岌可危,實在令人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