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舊部落格的文章,回顧這幾年的篇篇逐露記錄,想起那山中的夜,憶起些夜月的靜,在這乍暖還寒的夜裡,微涼的窗前,一盞台燈下,依然歷歷在目,彷彿昨日。

[人生旅途中,大家都在忙著認識各種人,以為這是在豐富生命。可最有價值的遇見,是在某一瞬間,重遇了自己,那一刻你才會懂:走遍世界,也不過是為了找到一條走回內心的路。],在網路上看到這一段文字,細細閱讀之後,在心頭迴盪不已,查了來源,發現出現在很多不同的網站,似乎很多人也喜歡這一段話。

你露過高山,紮過山谷,伴過浪濤,豐富的野居經驗,讓你的生活多彩多姿,也增添了朋友間的情誼,你有沒有想過,有一天,停下腳步,一樣將裝備上車,一樣往山海出發,到一處罕無人跡的林間,山巔,海邊,就你一家人,逐露在天地之間。

有一年,在八五山的山裡紮營,全家在那待了三天三夜,越離開城市,越離開人群,心也似乎會越靠近自己,在第二夜的深夜,月華從山谷出現,夜空異常的皎潔,我座在帳前,遙望無垠的夜空,拿著筆,想寫下甚麼來記錄當時的感覺,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就很自然的寫下了—山天山夜。

山天山夜,很美的四個字,簡單又有我要的感覺。

我不是那種很喜歡群露的人,雖說熱鬧,但也少了幾分寂靜的感覺,這幾年,獨自單一家露營的次數也多了許多,逐露 逐居,也是我在一次單獨一家露營的深夜裡寫下的句子,也是很美的四個字。

很喜歡在露營的晚上,看本艱難的書,如史蒂芬·霍金的"時間簡史"或是查爾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有時抬頭尋星,遙想昂宿星的古老傳說,嘶嘶作響的營燈下有很多我想做的事情。

甚麼是我想要的逐露生活 ?

山風短急,一個帳的寂靜和一群帳的安靜,是不一樣的,當月夜起,一盞燈,一暖炭,一家人,那一刻你才會了解,我追求的是….. Pure thinking , Pure camp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