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裡面只有地球有生物嗎?從客觀條件來看答案顯然為否。但換個角度探討外星人存在與否的時候,我們卻很容易主觀的以地球的生存要件(空氣、水)來做論證,因為沒有這些要件所以該星球不可能有生物。

但遠超過人類所能想像的生命形態也許早已在浩瀚宇宙間存在許久。當我們選擇從自己的角度出發,很容易囿於成長環境與生活經歷(或甚至只是知識來源)而做出似是而非的決定/選擇。還好我們呼吸得到自由, 還好我們知道能夠訓練自己看事情的邏輯,還好各式各樣的資訊知識都唾手可得,還好我們還能夠意識到這些都是本位主義的思考。

創業圈裡很流行用「舒適圈」來形容已既上軌道再無差錯的生活狀況,朝九晚五的企業體制是舒適圈、熟悉到能用直覺的決策模式是舒適圈、週間工作週末狂歡的活動形式也是舒適圈。就算不是創業,同樣的道理取之用於設計思考也不無不通。在既定的框架中去尋找可發揮的空間是最簡單也是最懶惰的方式(事實上也是我們走的路子),雖然不容易出差池但也不會有出其不意地驚喜,畢竟低風險就是等於低報酬。我們總是阿Q地想,站在舒適圈中往上跳,雖然未必跳得出去但總是視野多少能大一些。然後看到 Katerina Kamprani 的這個「不舒服的Project」,著實讓腦子一下子跳出十萬八千里的感覺。

轉向壺嘴的水壺、水泥做成的雨傘、超厚的釦子、甜心餡包巧克力餅乾的Orea、沙漏造型的椒鹽罐,你明明感覺的到哪裡不對勁,卻很難馬上反應的過來明確指出每個提案的謬誤所在。俗話說「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恰好可以是這些提案的最佳標題吧。

床底深處老是掃不到?一個小設計乾淨又省力

Katerina Kamprani 處理的此系列令人不舒服的提案透過方向、材質、位置和尺寸的錯置,讓這些腦袋裡早已被歸入直覺處理的產品突然間有點不對勁。看似惡搞成分居多的設計,但卻能夠讓腦袋重新思考物品與設計方法存在的原因與必要性。大部份的時候我們循著直覺行事,卻很少機會能夠重新思考這樣的直覺是從何而來,背後的形成邏輯又是什麼。舉例來說刷地板的刷子被做成像是牙刷的結構,這東西的謬誤在哪裡?簡單的來想,他和刷地姿勢不符。然後再想進去一點,他其實是和「站著刷地」矛盾了。所以刷地一定要站著嗎?這個形式如果拿來用在無法站立清理的場所(例如床底下)是不是比較合理,還是應該再做什麼修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