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行為嚴重挑戰國際法規,情況危急。1994年,烏克蘭同意放棄繼承蘇聯的核子武器,換取美國、英國和俄羅斯保護烏克蘭領土與主權完整的嚴正承諾。如今,俄羅斯違反承諾,不但傷害烏克蘭,也破壞防止核擴散的國際法規框架。

除非俄羅斯改變行為,否則全球後果將相當嚴重。不過近期看來可能性相當渺茫。美國和歐盟將實施制裁,削弱俄羅斯經濟,但同時也會傷害世界經濟,而且會導致更多對立、激起民族主義。任一方犯錯都可能演變成暴力災難。就這一點而言,我們只須回想距今正好一百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前,各國的傲慢和錯判形勢,就可以了解。

烏克蘭危機十分可怕,但同樣可怕的另一件事就是,近幾年來全世界越來越不把國際法規放在眼裡,這個問題不容忽視。我們不應淡化俄羅斯近期行為的嚴重性,但同時,我們也應注意,俄羅斯的行為是發生在美國、歐盟和北約一再違反國際法規的背景之下。這套制度已經不堪一擊,上述三方每一次違反國際法規的行為都像是雪上加霜,徒增全球陷入毫無法制可言的戰爭風險中。

美漠視國際法規
多次軍事干預都不合法

近幾年來,美國與盟國還發動一系列違反聯合國憲章、甚至展開幾回未經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支持的軍事干預。1999年,以美國為首的北約轟炸塞爾維亞,便是一例,甚至還是在塞爾維亞盟國俄羅斯的強烈反對下發生。隨後,科索沃宣布脫離塞爾維亞獨立,並獲得美國及大部分歐盟國家承認,俄羅斯在克里米亞行動中大肆援引這個先例,諷刺之處顯而易見。

科索沃戰爭過後,美國又領導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而且安理會都未表支持,甚至內部還強烈反對伊拉克戰爭的正當性。結果證明,阿富汗和伊拉克戰爭最後都成為徹頭徹尾的災難。

2011年,北約推翻利比亞狂人格達費政權,這項行為再度成為違反國際法規的顯例。此前,安理會批准一項決議,打算建立禁飛區,並採取其他行動保護利比亞人民,但北約卻將這項決議當作空中轟炸、推翻格達費政權的託辭。當時(現在亦然),儘管俄羅斯和中國強烈反對,抨擊北約嚴重越權。而利比亞至今仍陷於動盪和暴力狀態,遲遲未能產生合法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