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來,或許是出乎對整體社會情勢的挫折焦慮義憤不安,加之零零星星的誤解誤用,漸漸開始看到不少對曾經風行一時的「小確幸」一詞的抨擊和鄙夷。

由於向來頗認同這詞語的字面意義以及從中延伸而出的、認真專注面對生活面對當下的態度,遂而不免略覺不平: 是的。還請不要污名化、也不要錯認了「小確幸」。

至少以我的理解,率先提出此詞、同時也曾宣示「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的村上春樹,一直以來從未等閒輕看過這世界與人事。

我所相信並認知到的是,這「幸福」看似「微小而簡單」,但要能「恆常而確定」卻絕對不「容易」;需得不斷探索與奮戰,才能打造、護守足能孕育出俯拾即是、能懂能享真實小確幸的環境。

尤其在這虛華求大、以大凌小的時代裡,如何能識「小」、行「小」、守「小」、樂於安於「小」,可也是一門功課哪!

這些年來,即使把政治人物的私心目的或算計或恣意妄為放在一旁,可以很明確感覺到,我們的國家不僅將整體發展與追求全數放在經濟上,且這經濟發展,還大多寄託在少數「大」產業、「大」企業、「大」財團甚至是倚賴特定「大」國家上。

也許這真的是最快最有效最直接、至少在數字或排行上看起來可以很漂亮的方式。

而我們,也在這強力催眠放送的富強之夢裡,昏聵了覺知迷惑了本性。

於是,我們放任他們毀田棄農、圍地拆屋,將原本生養我們餵飽我們賜給我們無數美味歡愉的土地、以及屬於我們的城市歷史與記憶圈劃成一個又一個工業與豪宅園區。

於是,我們放任他們開設自經區,無視對台灣無比優美珍貴的小農根底的惡性競爭與打擊,以及已然迫在眉睫的糧食自給率低落危機,盲目依循明明早是上世紀開發中國家視為快速致富捷徑的特區經濟模式,準備大舉開放他地廉價食材進口加工後掛上台灣之名。

於是,我們被迫與事實上根本無能駕馭的核電巨獸一起在這地震帶上共眠,好讓佔去大部分用電量的工業用戶們得以繼續享有遠低於成本的超優惠電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