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根究柢,是本欄的精神。上一篇文章中筆者認為,解決大台北高房價問題,重點不在於供給不足,而是需求過剩,提出這樣的看法跟多數一般人認知有所不同,值得再進一步說明。

因為一旦採用供給角度來看,就會陷入一大迷思:資金供給過多和房屋供給過少,所需要的解決方案就會變成要求央行升息,和政府得多蓋便宜社會住宅來給民眾使用。這種作法,絕對是弊大於利。

很多人或許不知道,現在台北市有許多的國宅,就是為了解決二、三十年前高房價問題所興建的;時至今日,可以自行去查看看這些國宅的流通價格,到底有多驚人。還有許多新北市的新市鎮,當初也是為了疏散台北市人群而蓋的,如今居然許多新建案開價居然媲美台北市。

有太多人是因為工作需求才擠在大台北區,政府不想辦法在大台北區以外的地方創造工作機會,當然改變不了台北房價走高趨勢。

再強調一次,就是因為人口過‧度‧集‧中,才導致高房價!

最明顯例子,就是隔壁的香港。2002年香港政府開始停建組屋,是因應當時房地產低迷,香港特區政府為了拯救房市所推出的政策;到了2011年又開始因為高房價,有許多人再度提出「蓋組屋」的訴求。

但真的是因為組屋供給不足而導致香港高房價嗎?這樣的講法,等於完全無視2003年和中國簽訂CEPA後,中港之間金流、人流的大薈萃。光是2007年七月傳出中國港股直通車消息,就讓港股站上三萬點。這些商機才是不斷吸引人和錢往香港的背後因素,因為有利可圖,才有人來,有人來才有住房需求,不然中國鄂爾多斯的「鬼城」是怎麼來的?

沒有中國需求所形成的雪球效應,香港房市怎可能蓬勃?同樣道理,沒有「台北only」的偏差觀念,台北房市又哪來榮景?政府自己就是創造台北房市需求的元兇,目前光個中央部會現職公務人員將近17萬人,至少就有1/3是集中在台北市,而公務人員的薪資穩定,薪水又只加不減,早是銀行房貸業務眼中的好咖。而一堆利益團體和企業總部為了遊說需求也定居在台北,有這些需求在,再多打房措施措施,只是延緩房市漲幅,根本改變不了高房價現象,除非金融海嘯再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