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經濟、地緣政治局勢、環境以及科技受到不斷變化的條件約束,這些條件組成了一個複雜的互動網絡,互相強化和轉化。在這樣一個不可預測又相互聯繫的環境中,有效領導必須建立在不同凡響的遠見、多方位的技能和對科技和人才的理解之上。

決定二十一世紀世界的趨勢既包含了希望,也包含了危險。比如,全球化將數億人帶出了貧困,但也造成了社會分裂和不平等性劇增,更不用說嚴重的環境問題了。類似地,大數據(big data)給公司和消費者帶來了難以估量的好處,但也給隱私和個人自由造成了實實在在的威脅。

類似的二分法也適用於其他許多關鍵問題,包括適應氣候變化、改善資源管理的措施、城市化和大都市的興起、勞動力流動性的增加和人力資本擴張等。

未來挑戰的規模和複雜性毫無疑問是令人畏懼的。但快速、深遠的變革也帶來了很大的機會。為了抓住其中大部分機會,世界需要精通科技的領導人——不妨稱之為「技術政治家」(techno-politician),他們應該擁有對如何在這一不可預測的新環境中取得進步這一問題的直覺理解。

在技​​術政治框架內,經濟成長和科技創新是決定全球圖景的最重要的兩個因素。我們如何適應它們、如何引導它們的軌跡,將決定著我們的集體未來。

用經濟學術語講,世界正在進入一個預期遞減的時代。如果如同預測的那樣,在可預見的未來,平均年GDP成​​長率達到3%,那麼世界經濟規模每隔25年可以擴大一倍——比全球金融及危機前(平均年GDP增​​長率為5% )長了十年。學習如何在成長減速的環境下生活並非易事。

債務驅動型消費已是明日黃花,生產率提高將成為日益關鍵的經濟成長驅動力。但是,在不平等的加劇破壞著​​社會凝聚力的時期,支持生產率提高所要求的條件——即教育和創新激勵的改善——是否能夠滿足遠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