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小孩帶到衝突現場的第一線,是前幾天熱議的倫理話題。我看了許多文章,很意外沒看到什麼健全的倫理學論證,大概是因為懂倫理學的人都沒跳下來戰,或根本就支持這樣的舉動。因為會討論這個議題的人,應該是以反對這種行為的人為主。

我之所以說「沒看到什麼健全的倫理論證」,是因為受過倫理學訓練的討論者,一定會把這個問題牽連回「成年的定義」。那什麼是成年呢?

我先提出一個多數人都看過也能理解(但不一定接受)的論述:

「在七十歲父母的眼中,四十歲的兒女仍是不懂事的孩子。」

相信這個論述大家看過很多次了,不少人應該也有親身的體會。台灣的父母都傾向認為自己的孩子永遠不懂事,永遠需要他們在行動上的指引。即使他們已經超過成年標準很久,甚至兩倍了,他們仍是不懂吃什麼,不懂穿什麼,不懂如何規劃自己人生的幼稚個體。

有個專有名詞叫父權主義或父權心態,與此緊密相關。我們總是覺得比我們年紀小的人不懂,不會,需要指導,一定是被煽動。所以大學生上街頭,一定是不懂,一定是被煽動,而自己就絕對不是被國民黨煽動,自己一定是出於睿智。有腦的人可以輕易察覺並指出這種觀點有多可笑。

但現實的法律規定,仍擬出一條成年線,過了這條線的人,可以擁有很多法定的權利與權力。之所以有這條年齡線,完全是為了方便。過了18或20歲生日的那一天,一個人的人格特質不可能同步發生什麼轉變,突然長出什麼能力。

這條界線純然是為了節省成本:我們就不用舉辦「政治能力檢定」「結婚能力檢定」「締約能力檢定」。因為光是考駕照等等考試就已經快把政府累垮了,而且考什麼,誰來出題,會產生更多的爭議。

因此就算是滿20歲,也可能不具備社會所期待的成年能力,相對來說,13歲的人,也可能擁有足夠的公民睿智。在法律上因現實被迫切出來的一條線,在倫理學上就沒有太大的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