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沒有問題 福爾摩斯先生
在台中出生長大,言談之間充滿local感,30歲那年突然跑去美國念MBA,因而練就台語直接切換英語的能力,目前正在芝加哥旁邊的Evanston(埃文斯頓市)被行銷與統計荼毒中,熱愛設計新的business model和產品,但旁人覺得他天生應該要去電視購物賣菜刀。

在芝加哥,看到設計師和MBA的完美結合
design thinking 的概念解說

#when the rule of the world changes

當你在Google上鍵入「MBA」這個關鍵字,跳出來的應該是這樣的一個頭像。一個梳著整齊髮型,三十來歲的young professional,穿著一身西裝在會議室裡對著十來位董事會成員簡報新產品未來五年的成長預估。過去三十年來,MBA教育大量產出了非常具有數理分析能力、擅長於製作精美power point跟excel的管理者。

大概十年前,我們的社會對於「白領菁英」的刻板印象開始有了顛覆:Enron(安隆公司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E%89%E7%84%B6%E5%85%AC%E5%8F%B8)裡的MBA畢業生操作供需和數字,搞垮整間公司外加整個會計業還有上億人的電價。華爾街的財務菁英把現金流跟風險包裝後分開賣,搞到整個世界都不知道到底風險跑去了哪,順便拉了全球經濟一起陪葬。

現在科技業和網路的興起,突然間設計、編程、科技產業變成了MBA裡面重要的新興力量,各校的MBA開始設計新的課程:管理加設計。

在芝加哥,看到設計師和MBA的完美結合
一群西北大學MMM雙學位學生在進行新business發想。

#business meets design

基本上設計跟傳統的MBA教育走的方像很不一樣。一個是非量化、以人為本的;另一個是量化,以數字為本的。如果可以把兩個東西成功地結合在一起,那就像一隻會飛的猛獸一樣強力;同樣的,這件事的難度就好像幫老鷹跟獅子配種一樣。我念的就是這樣的一個program:五十個同學之中,有工程師、企管顧問、銀行家、管工廠的,律師,還有廣告AE。

基本上每個人的腦長的都不一樣,所以一開始的融合的過程非常痛苦。想想看,你公司裡的業務最在意的是什麼?下個月的業績!!十年後的行動裝置策略??那是啥?可以吃嗎?叫一個每天在建model的banker來設計新的客戶經驗,那不是跨領域,根本就是跨文化。我們這群人從最基本的設計思維開始,開始用全新的角度看待兩個世界。

在芝加哥,看到設計師和MBA的完美結合
Ford Institute of Design,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我們找了一群青少年來驗證設計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