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院主計總處宣布,從2014年起將過去20等分的所得分配統計改為5等分,理由是「符合國際慣例,並與國際接軌。」但所謂的國際標準到底是什麼呢?經濟學界中最常使用的貧富差距是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過去許多國際經濟數據確實很常出現5等分的貧富差距倍數比(即收入前20%者之收入總和,為收入後20%者之總和的倍數),但像OECDCIA歐盟所公布的統計數字也是10等分,顯示5等分並非牢不可破的國際標準。

從統計學的角度看來,20等分的資料的資訊量完全涵蓋了5等分的資訊量,因此公布20等分的資料同時也等於公布了5等分的資料。官方如果真要跟國際接軌,其實用不著縮減資訊,只要同時註明5等分資料並與國際相比即可──事實上,官方過去也一直採取這樣的做法。換言之,未來國際的趨勢應該是公布的資訊越來越公開透明,而非減少資訊含量;台灣過去公布20等分的的所得分配統計優於世界標準,現在卻反而走了回頭路。

對於主責的財政部而言,最大的原因或許是輿論壓力。先讓我們回到統計的角度來思考以下問題:「將同一筆資料分別以20等分與5等分切割,再將最高所得區塊的所得平均與最低所得區塊的所得平均相除,得到的倍數差異何者較大?」答案當然是「20等分」。以相同母體而言,前5%與後5%的所得倍數比前20%與後20%的所得倍數相比,前者必然大於等於後者,實際應用在國家時差異可能相當巨大。這些令人尷尬的20等分貧富倍數數據不僅難以跟國外相比,同時也容易引發爭論、擴大仇富情結,因此財政部或者行政院基於「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簡化數據,並不能說完全沒道理。

然而,且讓我們再回到統計的角度來思考以下問題:「將同一筆資料分別以20等分與5等分切割,得到的這兩筆不同的數字,是否會影響母體原始分配?」答案是「不會」。換言之,不管主計處用幾等切分,都不會影響實際貧富差距,自然也不可能改善台灣人民以及輿論對於貧富不均逐漸擴大的感受。政府大作文章玩了一場「朝三暮四」、「朝四暮三」的數學遊戲,無非是把人民看做傻乎乎的猴子,也莫怪立場向來親政府的工商時報也下了「所得分配統計部分取消 貧富差距真相沒了」這樣沉重的標題。

事實上,工商時報的結論顯然是寫得太過頭了,因為真相永遠不會因為任何人換了任何一種統計方式就煙消雲散,統計只是一種彰顯現象的工具。從另一個角度看來,其實我並不太在乎5等分或者20等分,只要資料具有前後一致性就好。我真正想看的數據是,在最頂層的5%或者20%的組成產生了多少改變?不同層級之間的移動現象有多顯著?不同階層的生活水準是否都確實提高?

是的,貧富差距固然重要,但更核心的問題應該是「社會流動」。後1976世代之所以陷入困窘失去希望,是因為這群年僅30歲上下的青年看不到自己有往上流動、晉升為富人階級的可能性。台灣近幾年來似乎有逐漸仇富的傾向,但事實上台灣人並不仇富、全世界的人都不仇富,人們仇恨的是「自己為什麼沒有機會成為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