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調查指出,台北市房價收入比超過15,世界第一,新北市不遑多讓,排名第三,各方檢討大都指向政府打房不力。個人倒不覺得這主要是政府的責任,原因是資本主義社會決定房價的最重要因素永遠是供需,法令只能減少投機,像紐約,倫敦等大城房價之所以高,正是因為來自各地人們湧入使用教育,就業等資源,高需求自然形成高房價。

我認為台北房價比其他國際大城更貴,是因為兩個具有台灣特色的因素,一個是一般人對房地產「擁有重於使用」的價值觀。房子是用來住的,但在台灣比住更重要的功能是增值,過去幾十年歷史證明只要在台北買房幾乎穩賺不賠,而且賺錢速度比其他方式都快,事實是台灣多數有錢人財富累積和房產買賣關係密切。

國外大城房價高,租金也高,租金和售價本來就應該密切掛鉤,但台北的租售比數字會讓外人看了大吃一驚,因為相較於房價,真正反應房地產使用狀況的租金低得離譜。換句話說,外地人進入台北居住的障礙其實不是使用房屋,而是為了要增值而必須擁有房屋。

另一個原因是一般台灣人對社會階級,和生活品質的看法。陳文茜前陣子寫了篇文章名為《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文中立論根據在於年輕人需要在台北工作才能進入人生勝利組,她說:「如今在台北擁有一間像樣的房子,已經成為台灣整個社會階級的象徵,在台北沒有一棟房子,代表你的孩子皆是魯蛇們。」

國外大城也有許多來自外地的人群,但在市區落地生根的並不多,原因是大城市整體生活品質不佳,擁擠,噪音和污染嚴重,人際關係緊張等。有意思的是,這點似乎完全不影響台灣人,大家認為住家環境越熱鬧越好,住百貨公司隔壁最好,而只要兩千三百萬人繼續前仆後繼的想讓自己成為天龍國一員,台北房價就還會繼續漲下去。

價值觀這種東西無所謂是非高低,就算台北房價只漲不跌違反所有經濟學原理原則,也不能因此說以上所談的台灣特色是錯的,但可以確定的是,這其中必有值得我們探討反省的地方,例如:

一,身家增加不代表財富增加,有句話說「擁有金錢的唯一好處是使用它」,見過太多台北所謂的有錢人將大部分財產坐在屁股下面,隨房價不斷上漲,紙上財富不斷增加,卻終其一生難得使用。許多年長者打算將房產留給子孫,我還認識一位想將房產賣掉後出國的人,朋友警告他:一旦賣掉,就很難再搬回來!這或許是事實,但另一個事實是:如果不賣,他就永遠享受不到增值的紅利。

二,人往高處爬,全台灣的人都想在首善之區台北擁有一席之地不難理解,那何不將眼光放得更遠一些?如果住台北代表成功,住紐約,倫敦是不是更成功?有人說那是洋人地盤,其實不然,走一遭這些地方,會發現什麽國家的人都有。國際都會歡迎全世界有本事的人,房價也是被全世界炒高的,反觀台北,大概是房價被自己國人炒上天的全球唯一案例,一定程度反應我們的封閉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