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局勢的惡化和俄美之間的日益緊張,似乎就要葬送了歐巴馬想將「重心」轉向亞洲的計畫。歐巴馬前往日本、韓國、馬來西亞和菲律賓訪問,卻無助於挽救亞洲重心或穩固他的地區外交政策。

事實上,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只是「亞洲重心」失勢的最新原因。一系列其他因素——包括美國外交政策焦點再次聚集於穆斯林世界、歐巴馬不願挑戰日益強硬的中國、美國國防開支下降以及美國在世界舞台領導力下降等——早已不利於亞洲重心論。

現實是,亞洲國家對中國日益強硬的外交政策越來越擔心,這給了美國一個重要的機會,它可以透過強化舊盟友關係和建設新夥伴關係重新贏得在該地區的核心地位。但美國卻白白浪費了這一機會,讓中國繼續擴大著自己的領土主張。

事實上,過去兩年來,美國的亞洲盟友和夥伴收到過三次刺耳的警報聲,每一次都傳達了相同的明確信號:在遏制中國崛起的問題上,美國已不再可靠。

第一次信號發生在2012年7月,中國從菲律賓手中奪走了存在爭議的黃岩島,歐巴馬對此不發一詞。這一舉動為日後中國侵占其他爭議領土樹立了榜樣,並且是在美國牽線、中菲兩國達成從該海域撤出艦船的協議的情況下發生的。歐巴馬顯然對美國在1951年共同防禦條約中向菲律賓做出(並在2011年重申)的承諾毫不在意,這鼓勵了中國進一步奪走了同樣是菲律賓宣示主權的仁愛礁。

美國的亞洲盟友所得到的第二次警報是中國單方面設立了防空識別區。該區域覆蓋了中國所主張(但未控制)的東海領空,是國際關係中的一次危險先例。接著,中國要求所有飛經該區域的飛機——不管是否要飛入中國領空——提前報告飛行計劃。

美國政府非但沒有中止其副總統拜登訪問北京以示不滿,反而建議商業航班尊重中國單方面宣布的防空識別區。相反,日本告知它的航空公司不要理會中國的要求——這表明美日關係在漸行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