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歐巴馬在我國歷史上的特殊時刻訪問東京,而日本經濟正在走向穩定的新成長路徑,充分利用其地理位置。日本不再自視為「遠」東;相反,我們身處環太平洋的正中央,緊鄰從東南亞到印度的世界成長中心。

毫無疑問,這一成長中心將在可預見的未來繼續助推日本經濟。比如,日本對越南和印度的直接投資正在擴張,這將提振對日本機械工具和資本商品的需求。

但是,要實現機會最大化,日本必須進一步開放其經濟,積極地與外國資本、人力資源和智慧相融合。日本必須有能力通過引導成長中的亞洲活力,來實現自身成長。

在這方面,我們極大地加快了各經濟合作協議(EPA)談判的節奏。本月早些時候,澳洲總理阿伯特(Tony Abbott)和我就日澳經濟合作協議原則達成了一致。下一個經濟合作協議是跨太平洋合作夥伴關係(TPP),該協議包括了世界最大貿易區內的12個國家。

日本和美國都強調規則、堅持自由和民主原則、擁有最先進的科技和工業。我們希望克服我們的不同,通過TPP攜手共築二十一世紀亞洲和太平洋經濟秩序,並使之成為不可撼動的成長根基。

我的政府還在努力實現與歐盟的貿易合作協議。美國和歐洲已經在進行貿易談判,因此日歐貿易合作協議與TPP一起,將帶來一個真正的巨型市場,一個能讓全球經濟受益的巨型增長引擎。

但日本的經濟前沿絕不僅限於亞洲合夥太平洋,而是要延伸到拉丁美洲和非洲,因此,我們更應該拋棄長期以來的內向角度。大量幹勁足、志向高的年輕人從世界各地,特別是鄰近的亞洲國家來到日本學習或工作。日本必須讓他們保持希望。我們決不能失禮於他們,我們必須張開雙臂歡迎他們的到來。我認為,日本就是這樣一種國家。

在近期未來,我們選定六大國家戰略經濟增長區——東京、關西、沖繩縣、新潟市、養父市和福岡市作為全國榜樣。在醫療、教育、農業和就業等領域,我們正在找出哪些是已不合於現時代需要的,並迅速進行改正。